北京交通拥堵:打车窘迫突出 挤地铁有烦恼

2013-01-01 15:30  来源:中新网

  一、拥挤的交通

  上下班高峰期间,打车难是每个城市都会碰到的难题,一到天气不好、过年过节,这个问题就更加突出。由中国社科院等单位联合发布的《公共服务蓝皮书》中,北京市的打车容易度排名第28位,也就是倒数第11位,远落后于同是特大城市的上海和天津。北京打车到底有多难?就在前天,北京突然下了一场大雪,市民打车的窘迫更加突出。

  12月28日下午6点,在通往天通苑的雍和宫地铁站,又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在很多乘客看来,像这样的争吵、甚至发展到打架,在北京的一些地铁线路里并不少见。听两人争吵的内容,原来是排队造成的。一些乘客说,雍和宫地铁站是通往北京最拥挤的小区——天通苑的重要枢纽。每天下午5点半到8点,地铁车厢总是会被乘客塞个满满当当,而排在门口,挤不上车、或故意等下一班车的乘客,很多时候都会被后面的人抱怨。乘客说,这条线路上的吵架之所以时常发生,原因就是这条线路太拥挤。每天,他们一大早就像打仗一样,挤上从天通苑开出的地铁,一般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才能赶到单位,而忙碌一天后,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地铁回家,有时碰到挤不上车的情况,难免心头火起,克制不住自己。赶上交通拥堵,很多人都会因为烦恼而心情浮躁。据统计,目前北京地铁系统每天运送的乘客量已经突破800万,这一数字在今后还会继续攀升,巨大的人流也使得早晚高峰时,开往通州、回龙观、天通苑等地区的交通线路异常拥挤。为了缓解巨大的交通压力,北京市加快了地铁、城铁的建设步伐,元旦前,北京更是一口气开通了四条地铁线路,我们也希望这些线路的开通,像这样争吵能更少一些。

  本周,发生在北京地铁站里的这场争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北京交通拥挤的程度。同样也在本周,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在参加2012中国民营企业峰会的过程中迟到,浙江省省委书记夏宝龙为此公开承诺,用5年时间,来治理浙江全省交通拥堵问题。这似乎也从另外一个层面,反映出了杭州、长沙、武汉、南昌、等二线城市的交通拥堵现状。夏宝龙说:“我当省长的时候做了一个决定,就是5年之内要治理全省交通拥堵的问题,杭州在11月份开通了第一条地铁,在开通地铁的时候,我们也把开通地铁这一天作为全省5年治理交通拥堵问题的启动仪式。我相信5年以后,马云如果从余杭到人民大会堂的话,只需要20分钟。”

  二、挤地铁的烦恼

  近期北京天气变冷,前一段时间甚至迎来北京十年来最冷的气温。超过半个小时在寒冬中打不着车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事实上,北京打车难的问题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现,近几年是愈演愈烈。乘客抱怨高峰期出租车少,而且还遭遇司机拒载,可是司机也有一肚子苦水。

  36岁的熊传海家住北京通州的梨园镇,每天为了到25公里外的朝阳门有上班,他都要7点钟起床。熊传海说:“北京的房价太贵了,通州的房子当时便宜几千元一平米,当时不是我们想选择哪里住,是哪里最便宜我们就买哪里,是这么一个情况。”2003年,小熊在梨园买房时,这里几乎连车都没有,但现在这里的小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堵。他说:“那时候坐地铁坐公交车,我们在梨园那个时候都有位置,现在甭说位置了,就连有块站的地方就不错了。”为了不用挤地铁和公交,而是有尊严的上下班,小熊也买了一辆车。现在7点47城内堵车堵的厉害,咱们通州现在堵车也堵的厉害,车越来越多。由于担心走辅路堵车,小熊选择花10元钱走京通高速,看到对面方向的车很少,正走的这条车道却车辆不断,小熊也认为北京的产业布局不让他满意。他说:“咱们通州那边的配套设施写字楼,这种办公的太少了,企业少。都集中在市里面,如果在通州形成这种气候的话,写字楼多,那边公司多,我就在通州。为什么跑到市里来上班呢?我宁愿在通州,工资薪水少拿一点钱,我都可以选择家门口附近上班,这也是可以缓解交通压力嘛。”

  但正聊着,京通高速也堵了,公路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像长龙一样的车队,只能慢慢的挪动,唯一能快速行驶的,就是公交专线上的公交车。由于要9点前赶到公司,看到长长的车队动也不动,小熊很是着急。无聊的等待中,小熊也有了发现,缓慢挪动的出租车和私家车,几乎都只坐了一两个人,在他看来,这不仅是巨大的能源浪费,同时也是交通能力的浪费。小熊也算了一笔账:从梨园到国贸,打车和高速费大约70元。如果推广拼车,不仅可以缓解地铁、公交的压力,同时也能减少私家车的出行量,对乘客和私家车主来说,他们也多了一种经济、快速的选择。他说:“就打20元算的话,很便宜的了。回来的话,我再捎一个 20元,几乎我这一天的油费就差不多。现在没人找我拼啊,我不可能主动唉、招手啊。这好像是去拉黑活了,还是刚才讲的,没形成这个氛围。大家就是说,允许的话,大家在车上挂个牌子,比如说我去国贸。大家如果都这么做的话,就像你刚才的车里就不会只坐一个人,坐一个司机。坐两个人这样的话,可能会好一些。”但小熊也认为:拼车是否能够收费?拼车是否违法违规?拼车的安全问题怎么解决等等?现实中还很难解决。但他更认为:目前北京市500多万辆机动车,所产生的巨大的能源和道路浪费也是不容忽视的话题。由于堵车太久,小熊开始担心他会迟到。拥堵中,小熊也开始羡慕那些坐公交上班的人,虽然公交车很拥挤,但公交车在公交专线上快速行进,时间上还是有保证。最终,经过痛苦的等待,小熊赶到了单位。25公里的路程,小熊开车,花了一个小时零23分钟。但小熊也告诉我们,这一天还不是最堵的,否则他一定会迟到。所以他也打算以后还是尽量坐地铁去上班。在北京,地铁、城铁因为不堵车,它也是最快的交通方式,但坐地铁、城铁,也有它的烦恼。

  早晨6点半,家住通州土桥镇的保险公司职员王德峰正准备出门,他所在的公司在西直门,距离大约35公里。他说:“我是在04年5月在这买的房,这边守着地铁和公交车总站,所以就是交通比较好卖房子的人跟我讲,他说叫永不塞车的私家城铁,每天坐地铁都有座。”8年时间,王德峰买的这套房子,已经从每平米2500元,涨到了15000元,这笔投资,他认为很值,但对于上班的路,他也认为太远了。王德峰说,他自己虽然买的有车,但很多时候,由于交通拥堵,容易迟到,他很少开车上班。6点50分,土桥地铁站里,进城工作的人正在汇集成流,由于是首发站,所以王德峰很容易就找到了座位。但他也说,下面几站的地铁上班族,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经常是挤上好几辆车才能挤上来外面排的队排的好长。7点10分,城铁开到了果园站,这里的地铁上班族越聚越多,为了安全起见,车站采取了限流措施,这一天也是北京最冷的一天,虽然是零下十度的寒风里,但乘客们没有牢骚,没有喧哗,大家都一言不吭地站在车站外,等待进站的命令。此时的果园地铁,站台上已经有很多乘客,城铁到来时,车厢所剩的空位并不多,而此时要乘坐地铁,大家只能用一种方法,那就是挤。

  随着乘客的进入,车厢已经基本上满,一位母亲把孩子也带上了地铁,由于还略微有些空间,小家伙还能自由活动。但当列车来到双桥站后,拥挤之中,这位母亲只能一手抓住栏杆站稳,一边尽力用身体为他撑出一点空间。当列车来到传媒大学站时,新一拨乘客又挤了进来,就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此时,透过车窗,城铁外的公路已经是堵的不能通行,就这样,一路拥挤着,再不断换乘,王德峰终于在8点前赶到单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王德峰是保险服务专员,因此每天都会去拜访客户。由于怕堵车,他今天没有开车上班,因此,拜访客户只能乘坐地铁、公交车来实现。5分钟后,王德峰坐上了公交车。但公交车的速度,显然不让王德峰满意。他说:“从我们公司出来到这已经花了50分钟了,如果坐地铁可能更快一些,坐地铁至少能省一半的时间。”

  三、如何解决交通拥挤

  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北京的出租车数量就一直保持在6.6万辆,按照《北京是“十二五”时期交通发展建设规划》,未来三年将继续保持这个数量。然而北京不断扩张的社区规模,让走下公交地铁的乘客,回家的距离越来越长,出租车成了稀缺资源。出行上的这种供需不平衡,让黑车有了存在的空间,甚至逐渐形成了一个利益链复杂的黑车市场。

  由于道路拥挤,大量北京市民开始选择上班不开车。家住天通苑的曹女士说,虽然家里有车,但上班只开过一次就放弃了,现在每天都在挤地铁。为了能够准时赶到单位,曹女士每天只能提前半个小时出门,赶在高峰期到来时乘坐地铁。作为北京最大的社区之一,天通苑虽然是始发的第二站,要挤上车也并不容易。曹女士说,她每天上下班至少要花4个小时,那么,这是否是普遍现象呢?在王德峰就职的保险公司,随机选取了5名员工进行调查,结果是:5名员工3人家庭购买了小汽车,但没有一个人开车上班。这些员工说,他们上班在西直门,住的最近的是东直门,距离9公里,而最远的住在怀柔,距离为50公里。员工反映,他们每天上下班,在路上消耗的时间从一个半小时到4个多小时不等。不甘心大量的时间被浪费,他们也推荐这位女士表达他们的三条建议,第一条是:特别希望在居住区附近,北京市政府能规划一些产业区,他们可以就近就业,不给北京添堵。他们的第二条建议是:北京城市周边的聚居区,在公共交通还没有完善以前,是否可以在加强管理的前提下,让黑车和拼车有一定的生存空间,否则他们的出行会非常的不方便。而他们的第三条建议是:北京市应该在城市周边地区加强便民的医疗、教育等投入,这样的话,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交通压力。

  对北京市民的建议,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汪明认为,有一定道理,但还需要更加全面地分析。因为从全球来看,还没有哪个城市能够有效地治理特大型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作为人口超千万的城市,北京摊大饼的城市发展模式,已经说明城市发展缺乏事先的、超前性的规划。常年拥堵的回龙观以及天通苑就是最好的例子。汪明说:“我相信建的人不明白,但是批准它建的人应该是明白的,怎么会不明白呢。你建了这么个小区住人,它就要解决交通,虽然是不同的部门管,但是你是明白的,为什么你明白了以后你还要这么去做呢。你不超前性的进行公共交通的建设呢,像这些问题我觉得我们实际上反过来看,我们都是要做些反思的。”那么在规划明显落后的情况下,像天通苑、回龙观等超大社区急待解决的,早晚高峰交通拥堵问题,又该怎么办呢?汪鸣提出的建议是,这些地区的人流方向非常明确,因此早晚高峰时,把通往这些地区的双向线路,临时改为单向线路,运力就有可能能增加一倍。此外,汪鸣也表示,对公共交通欠发达的周边地区,应该暂时允许拼车等现象的存在,但它不会也不能成为交通的主流。同时它会产生治安、非法经营、乱收费等问题,因此真正解决这些地区的交通难,政府还应前瞻性的加大投入。

  汪明还认为,城市的发展和交通一直存在悖论的问题,城市要有生命力,必须要大量人口的聚集,但人口越集中,局部地区越会产生交通拥堵现象,这些都需要城市管理者综合各方面的因素,综合布局、配置资源。他说:“你发现北京的交通非常通畅,你开着车都能跑50公里,平均都能跑50公里。那另外一个人他就会有买车的冲动,等买到过了临界点,交通基本上就瘫痪掉了。所以你就要去建更多的路,你一建路,交通又缓解了,缓解了又会有更多的车进来,所以这里面它是有这么一个循环,怎么去解决呢,实际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现在来看,能做的就是提高公共交通在整个出行量当中的比重。”

  四、总结

  从正规出租车司机的口中,我们了解到黑车之所以猖獗的大致原因:有成帮结伙和警察躲猫猫的,有熟人庇护有恃无恐的,还有套牌黑车钻空子的。究竟该如何有效治理黑车呢?正规出租车存在交班、拒载等现象,而黑车公然占道揽客、漫天要价。尽管管理部门加大了整治力度,但一直未能将其根治,但是看看那些在寒风中焦急等待的路人就知道,“黑车”的存在也因为现实中的市场需求。要根本改变这些乱象,应该从哪里下手?

  12月28日,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和市交通执法总队联合召开针对出租车管理部署会,对出租车管理推出“史上最严”处罚措施——出租车司机出现拒载、侃价等行为,将视情况轻重停岗1至3年,列入行业“黑名单”驾驶员不得再次录用。严格的管理是为了更好地规范出租车市场,但是我们也希望管理者能够真正解决出租车司机所面临的困境,把他们所承担的高成本有效地降低下来。另外,北京的出租车管理者也应该借鉴其他城市的管理经验。像上海,虽然人口和北京相差不多,但是出租车数量只有5万辆,并没有出现像北京这样突出的打车难问题。可见如果管理跟不上,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司机在上下班高峰、在雨雪天气、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把出租车停到路边,只堵不疏的管理思路只能让打车难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如何让市民能方便出行,考验着一个城市的综合管理能力。(主编:熊曼琳 记者:李杰 摄像:毛云李 樊建恩 贡存 李培 贺刚)

关键字: 交通 拥堵 压力
责任编辑: 嘉缘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