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萨缪尔森 未来的沃尔沃会是什么样?

2013-01-25 09:03  来源:网通社

沃尔沃汽车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汉肯. 塞缪尔森

   随着瑞典人汉肯·萨缪尔森去年10月从德国人雅各布手里接过沃尔沃总裁一职,沃尔沃的经营权貌似回到了瑞典人手中。未来的沃尔沃是更加北欧化,还是更加全球化,似乎又成了问题。而从萨缪尔森任职后的首次中国媒体见面会上,可以找到一些相关问题的答案。

  他首先强调:沃尔沃汽车是一家非常全球化的企业,管理团队的国际化程度也是非常之高,这是我们公司宝贵的资产,我不会轻易改变这种状况;尤其是在过去的十二年当中我就职于曼,这家德国企业的高管团队中只有我一个瑞典人;我已经非常习惯于与各个国家的团队成员进行合作,所以我会保持这样一个国际化色彩。

  可以说,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姿态。

  他还谈到,要在2020年实现80万辆的销量目标,今年实现收支平衡,利润缩减不影响研发投入,今年在中国推出6款新车和改款车,明年年底推出SPA可扩展平台(类似大众、宝马的模块化平台)的全新车型,推广多项安全环保新技术,更好发挥沃尔沃与吉利合作的协调和规模效应,如何使沃尔沃产品与众不同,等等……

  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谈到沃尔沃未来设计风格时说的一句话:“沃尔沃要在倾听全球消费者声音和坚持北欧设计DNA方面寻求良好的平衡。”

  这话听起来四平八稳,没啥新意,但却最值得玩味。关键是平衡点在哪儿,是更北欧,还是更全球?这将在相当程度上决定沃尔沃的未来。看看彼得·希瑞尔是如何单枪匹马改变了起亚品牌的命运,就知道设计风格对一个汽车品牌来说有多重要。

  当然,沃尔沃与起亚不同。起亚靠模仿起家,无所谓传统,能给顶尖设计师最大的创作空间;沃尔沃天生的北欧风格,丢了可惜,但产品设计要满足全球更多用户的口味,在传统与创新之间的拿捏上会很纠结。

  实际上,沃尔沃在相当程度上还是一个欧洲高档汽车品牌,四分之三的销量在欧洲,简约、凝练的北欧风格,更投合欧洲人低调内敛的高档品味和强烈的安全环保意识。但粗犷质朴的纯北欧元素,又与中欧和南欧的精致考究形成对比。

  萨缪尔森承诺:未来的沃尔沃汽车会更豪华。在我看来,除了技术配置的豪华舒适外,更高级的材质和更精致的做工是必不可少的。唯有如此,才能满足更多的中国用户乃至欧洲用户的需求,尽管为做好这些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当然,最大的挑战是设计上的“豪华感”。

  在豪华车审美上,中国用户与北欧有很大不同,过于低调、内敛、粗犷,可以满足部分豪华车用户的需求,却无法赢得主流的豪华车用户群。

  有种说法认为,中国消费者的口味在不断变化,相当部分人会很快适应某种个性设计风格,比如第一款国产奥迪A6浑圆的尾部,虽然一开始被认为“不够庄重”,“不适于作官车”,但人们很快就适应了。但90年代末开始国产的奥迪A6是一个特例,那时的它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与其说是人们适应它,不如说是只能选择它,进而适应了它。

  如今,中国豪华车消费者已经相对成熟,德系三高已经为主流豪华车树立了标准,包括一些审美标准。从其他豪华车看,凯迪拉克的硬朗犀利,英菲尼迪的圆润动感,DS的先锋时尚,都不如雷克萨斯的优雅、中庸更受欢迎。沃尔沃要想成为“大众化”的豪华车品牌,在设计上适当保留一些北欧传统元素,重点瞄着全球豪华车主流用户群的口味来推陈出新,或将是一个关键因素。新一代捷豹的设计几乎彻底颠覆了传统,也获得了成功,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

  沃尔沃V60本来是非常小众的中型高档旅行车,处在一个从不被看好的高档车细分市场,去年4月北京车展低调上市,推广力度未见得有多大,却出人意料地成了沃尔沃最畅销的车型之一,在我看来,主要原因在于其颇具魅力的外观设计、更高级的内饰材料和精致的做工。即将在中国上市的沃尔沃V40是我眼中的“最美沃尔沃”。在V60和V40身上,人们看到了更多优雅、动感和精致这类以往不被强调的设计元素,它们或许预示着沃尔沃设计风格的未来走向。

责任编辑: 嘉缘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