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出租车供需失衡 黑车形成价格同盟

2013-01-28 09: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由于出租车特许经营带来的运力不足,使得黑车应运而生。在北京这座城市,黑车的数量庞大,并一直以隐秘的方式从事着地下经营。尽管这些不具备营运资格的车辆缓解了出租车运力紧张的状况,可由于缺乏监管,没有统一的服务标准,司机挑活儿、乱要价等弊端也在干扰着城市的正常运转。不少人都好奇,北京的黑车群体究竟有多大、他们经常在哪里出现、收费的标准是什么?最近,中国青年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黑车大多有自己的势力范围

  北京究竟有多少黑车?目前还没有看到官方数据,人们更多的认识来自直观感受。

  “每天早晨在朝阳区的姚家园路等车,主动停在我身边询问我去哪儿的黑车,比正规出租车还多。”周先生说。

  在一家媒体供职的凌女士的体会是,“黑车有时候比出租车出来干活的时间更早”。她有一次清晨5点去西客站赶火车,一连有四五辆黑车驶过并停下来询问她是否乘坐。

  “黑车司机都愿意赶着早高峰和晚高峰出来拉活儿,因为这两个时段是出行人数最的时候。”从事运营不久的黑车司机赵师傅告诉记者。与很多开着廉价、排量小的汽车拉活儿的黑车司机不同,赵师傅开的是一辆银色索纳塔。他告诉记者,从事黑车运营的司机分为两种,一种是专职开黑车的,因为收入来源少,风险大,一旦被查处,车辆就会被没收,所以这部分人开的基本都是老旧车辆;另一部分人则是本身有主业,为了补贴家庭收入,偶尔用单位的车辆或私家车挣点外快。

  与早、晚高峰时段主动寻觅客源的黑车司机相比,还有很多黑车司机选择固定在某一个地段趴活儿等客。记者走访发现,这些趴活儿等客的黑车基本都在地铁站及五环以外偏远地区出现。

  1月23日,在北京地铁一号线八角游乐园站出口附近,几名黑车司机向过往人群招揽生意。记者随机搭上一辆黑车,提出前往石景山区一处小区,搭载记者的唐姓司机说,他在这里趴活儿已经很长时间了,比正规的出租车司机都熟悉这一带。“很多黑车司机都是家住哪儿,就在哪一片拉活儿,不仅是地段熟悉,和周边开黑车的司机们也都彼此熟悉,相处会融洽一些,不会因为抢活儿产生矛盾。”

  正如唐姓司机所说,趴活儿的黑车司机大多不会因为抢客源发生争执。1月24日,记者在地铁八通线土桥站附近看到十几辆黑车停在路边等客。记者向一名黑车司机询问是否到中国传媒大学,这名司机以路堵为由将记者介绍给另外一名黑车司机。

  “我们之间都认识,因为经常在附近拉活儿,达成了攻守同盟。我们不去别的地方趴活儿,别的地方黑车司机也不来我们这等活儿。”这名黑车司机告诉记者。

  “黑车司机选择在某一个固定的区域揽客,对当地的熟悉程度要超过正规出租车司机,但这样的区域分布对消费者不利,正规出租车不会去黑车较多的地方拉客,造成了某一地段黑车垄断客源的状况,受损失的是别无选择的乘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告诉记者。

  看不见的价格同盟

  记者走访发现,选择在固定区域趴活儿的黑车司机之间已经达成了“看不见”的价格表。

  1月24日,在地铁天通苑北站。很多黑车司机在出站口附近招揽乘客,一名黑车司机询问记者“是否坐车”,记者提出到昌平区小汤山镇某老年公寓,这名司机提出要价30元。随后记者又向其他黑车司机询问价格,得到的回答则都是先前的价格。

  “因为这里地段比较偏僻,出租车很少。黑车没有计价器,但都互相达成了默契,因为大家经常在这一带拉活儿的,搞价格竞争对我们不利,要多少钱都事先约定好的。”一名黑车司机向记者解释。

  垄断的要价不仅出现在天通苑北站这样黑车数量较多的地段。在一些难打车的地铁站附近也常有三三两两的黑车等客,并临时商讨出价格。

  1月24日下午3时,地铁惠新西街南口站。记者看到东南出口处停放着3辆奇瑞轿车,记者向一名司机提出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3名黑车司机相互商讨过后才说出要价。

  与口头约定的“看不见”的价码不同,一些专职从事黑车运营的司机甚至安装了出租车专用计价器。

  1月24日傍晚6时,记者在地铁上地站附近打上一辆黑车,告知目的地后,黑车司机遂将车内安装的计价器打开。记者询问这名黑车司机计价器哪里得来的?他说,“黑车拥有出租车计价器一般有两种渠道,一种是窃取正规出租车的计价器,一种是从网上购买。”

  按照黑车司机给记者打印出来的出租车发票,记者拨通了出租车发票中的电话。“该车辆可能是辆假出租车,因为公司没有这辆车的存底记录,发票中的电话是我们公司的,但车牌号是不存在的。”发票信息中的出租车公司工作人告诉记者。

  这位工作人向记者介绍,出租车计价器是公司配发给司机的,并且公司每个月都要对计价器进行检查,如果不检查计价器就不会工作,报废的计价器也要收回。

  “出租车计价器都是与里程表相连的,按照营运里程收取费用。不过会有一些不正规的计价器在黑车中使用,计价器没有与里程表相连,不会按照营运里程收费。”一位在出租车公司供职的人士告诉记者。

  在一些购物网搜索出租车计价器,记者发现不少出售计价器和空车灯等配件的卖家,其中一个卖家标出的计价器价格为“全套700元”。网页信息则显示,该物品的浏览量已达到7000多次。

  此外,一些电子仪器公司也在网页上发布出售计价器的信息。“计价器有两种,有的带打印,有的不带打印。”北京一家仪器公司经理告诉记者。

  记者表明购买计价器是用于私家车,该经理表示,也可以出售,并询问记者要几套,可以负责调制好当地出租车起步价格,安装使用起来也很简单。带打印机的计价器是1580元,不带打印机的是985元。

  “不管是口头约定价格还是用计价器,黑车的要价已经形成灰色市场中的价格垄断,严重侵害了乘客的公平交易权。此外,相关职能部门也应当加强出租车配件市场的监管,从源头上遏制住违法行为。”刘俊海说。

  黑车治理如何才能治本

  为了严格查处黑车非法营运,近来,北京市交管部门对黑车展开了集中整治,查扣黑车318辆。但在王克勤看来,黑车存在的根源是正规出租车供给出现了问题,光靠查处解决不了问题。

  “由于出租车行业是特许经营行业,北京市现有的6.6万辆出租车多年来没有增加,造成严重的供需矛盾,黑车出现在北京街头一方面增加了乘客的选择,另一方面也确实存在很多安全隐患,理应对其治理,但一阵风式的治理过后,黑车还会重新冒出来,这是因为最根本的供需矛盾没有得到解决,所以,打破出租车行业垄断经营,允许各种样式的车辆进入出租车市场,才能提高行业服务质量。”王克勤说。

  “黑车的大量存在显示了当前出租车市场运力不足的状况,有需求就有供给,黑车就会应运而生,只打击还不行,治本之策是让黑车浮出水面,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对其办理登记注册手续,以合法的个体经商户身份从事运营,将其纳入日常化管理而非一时的整治。”刘俊海呼吁。

  王克勤也告诉记者,解决黑车安全隐患和价格不公平问题,核心是对黑车进行疏导,发经营牌照,办理相关手续纳入规范管理。

  “现在黑车非法运营与制度设计本身有关联,由于出租车牌照受管制,也不采取招投标的方式发放,所以只能导致很多黑车非法运营。”刘俊海表示,只有打破出租车行业垄断局面,放开关闭的出租车市场,将所有营运车辆纳入正规化管理,使出租车行业内部加强竞争,提高服务质量。

责任编辑: 嘉缘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