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潜规则横行全国 “保险费”帮助过关

2013-02-05 07:5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湛江车管所考官被一窝端,能否遏制横行全国的驾考行贿“潜规则”?

  湛江市纪委日前宣称,以向驾考学员收取“孝敬费”敛财的湛江车管所40余名考官已被调查,湛江市交警支队车管所原所长梁志雄被“双规”。

  据报道,有关部门已查实梁志雄受贿66.5万元,在涉案考官中,已有39名上缴了“红包”共计2100多万元。

  “这个现象是全国很多地方都存在的。我们湛江市纪委和公安局联合起来查,力度很大,而且也没有隐瞒什么东西。”当地一名相关官员报道,此次车管所40多人被一窝端掉,湛江市公安局可谓是“自断其臂”。

  明码标价的行贿链

  该官员说,目前梁志雄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其他考官中大部分已上缴“红包”,但有个别考官仍在观望。“所有问题考官都会依法依规处理,依照事实来确定。”

  他说,此次车管所大部分考官涉及其中,虽然其本人不清楚具体有多少考官,但推测接近“全军覆没”。由于涉及面太广,确实很多涉案人员心存侥幸,自认为“法不责众”,拒不认罪,案件的调查曾一度陷入僵局。但如媒体报道,经过多轮的斗智斗勇,一些考官开始认罪,上缴赃款。其中,个别涉案考官甚至主动上缴了近百万元的“红包”。

  据报道,大多数驾校学员都按“行规”标价,缴纳了“红包”。其交钱模式是学员集中交钱给驾校教练或领队,再由教练或领队交给考官,或者由驾校直接收取学员600元或700元的“考试费”,由教练或专职的业务员交给考官。

  考官争相获取更多的监考机会,而对此具有决定权的时任车管所所长梁志雄成为众多考官行贿的对象,于是这就串联起了一条学员——教练(领队或业务员或驾校)——考官——梁志雄的“食物链”。

  一下子端掉40多名考官,也让外界担忧是否会影响到当地的驾考能力。不过上述官员认为,车管所的窝案是很久之前就开始查处的,“车管所的工作一直在有序进行。在案件调查之前,职能部门会有相关预案。”

  “进贡”便可修改成绩

  事实上,考过驾照的人都知道,“驾校收钱打点考官”几乎是全国通例,绝对不限于湛江一个地方。

  福建某市一名驾校教练告诉本报,不管在哪里,给考官“进贡”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金额多少、形式有所不同而已。“这个类似于‘公关费’,但很难说一定是考官拿走了。有的是真的给考官了,有的可能是教练从中吃掉了。因为如果你考得不好,教练就把你的钱给考官。如果你考得好,不用给考官,教练就直接拿走了。有的最后没通过,教练就把钱退给学员,说这个考官不收钱。”

  本报记者也有类似经历。记者曾于2011年在湖南长沙望城县参加驾照“大路考”,因被判不及格,曾在考官诱导下,向其塞过1000元“好处费”。

  当时,同车考试的共有4名考生,轮到记者考试时,考官以记者“未能及时避让车辆”为由,判定记者不及格。

  在记者求情之后,这名考官向记者出示了考官证,并暗示,可以判定记者考试及格,但记者必须在该场考试结束后,向其“进贡”一些“好处费”。

  走出考场的记者找到所在驾校的教练,向其咨询后被告知,有必要立即按照该考官指示奉上“好处费”。

  据这名教练称,之所以能够如此操作,是因为从考试结束到结果公布,会有两三个小时的缓冲期,如果学员在该缓冲期内向考官“进贡”,考官就有办法修改成绩。

  “一场考试只有一个考官,考官说让你过,你就能过,说你不能过,你就过不了。”该教练说。

  无奈之下,记者从银行取出1000元现金,托人交给上述考官。

  “保险费”帮助过关

  不及格后才临时塞钱,其实是比较愚笨的,一般的做法是在考试前统一上缴“保险费”。

  近几年,本报多名记者于不同时间在上海考驾照,均被教练建议为每场考试交100元、200元不等的“保险费”。

  本报记者在武汉同样有此经历。当时,同期参加考试的学员,在教练的劝说下,每人交了500元“保险费”,但由于在驾校有熟人,记者只需交200元。不过,昨日记者试图向有关教练求证,所谓“保险费”是否交到了考官手中,该教练矢口否认曾收过钱。

  这是一笔没有收据的交易。极低的透明度也给了教练从中克扣的空间。

  据知情人士对上述在长沙考试的记者称,每场考试之前,教练一般会暗示学员交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保险费”,以顺利通过考试,而在2000元中,教练会留下400元,剩余的1600元则用于打点驾考中心的考官们。

  据某一线城市一名驾校人士透露,据他估计,该市每年参加考试的学员中至少一半的人会上“保险”。以2011年该市55万人拿到驾照、一份“保险费”200元推算,该市一年的驾考行贿额恐在1000万元以上。

  据知情人士称,驾校通过车管部门提高通过率一般有两种不正当途径,除了针对性贿赂考官的“个体打点”之外,有的驾校也通过定期向车管部门送好处的办法进行“集体打点”,其成本则通常包含在学费中。

  驾校市场乱象丛生

  这种全国人民都知道的“潜规则”,更危险的是掩盖了驾驶培训市场的混乱。

  “学员交保险费最主要的原因是考试时心里没有底。很多驾校的培训都存在偷工减料的情况。这与驾校的培训质量有很大关系,很多学校收了培训费后,关注的重点是尽快让学员毕业通过考试,并不在意培训质量。”据上述驾校人士称,通过率是驾校对外宣传的重要招牌,驾校通过率高就意味着驾校内部教练车运转的速度快,也就意味着生意多。

  此外,很多教练其实不是驾校的正规雇员,而是挂靠在驾校名下。

  “自己要办驾校很难。以前如果想申请机动车培训机构资质,在硬件和软件设施都达到交通部规定的条件外,还需要在城市交通管理局拿到许可证,再到工商局去登记,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车管所、城市交通管理局、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等机构盖公章。”某一线城市一名驾校负责人告诉本报,该市车管所目前原则上不发放新的培训资质。

  一些人及公司在申报培训资质无门的情况下,就找正规驾校挂靠,然后自己再“招兵买马”培训学员,以正规驾校的名义,安排学员参加交警部门组织的考试。

  某一线城市驾校人士对本报称,该市现有的194所驾校中,大约80%的教练车是挂靠车,有相当一部分驾校通过出售挂靠名额来赚钱。

责任编辑: 嘉缘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