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交通、理顺利益分配缓解北京打车难

2013-03-01 14:49  来源:汽车周刊

  1月30日早上8点,我拉着行李箱站在三里屯南街路口,准备打车去火车南站。在零下10度的寒风中,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到一辆出租车。号称北京最具国际范儿的三里屯,早上8点没有出租车,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8点40分,好不容易看到一辆空车过来,司机却告诉我他要去交班,不能拉客。正是出行的早高峰,为何偏偏此时交班?不用说,我一定是被拒载了。

  又过了半小时,在路边已经望眼欲穿双腿发麻的我,终于盼来了一辆空车。司机摇下车窗问我要去哪个方向,我害怕再次被拒,佯装没听见,赶快把行李搬上车。等上车说出地址,司机却说他要去北边接朋友,不能去南站。我不肯下车,好说歹说磨了半天,司机终于肯走。到了南站路口,远远望见车站门口排起的长队,司机转头告诉我只能在这里停车。没办法,我只有下车,自己拖着沉重的行李穿过马路步行10分钟到车站。

  在北京,打个出租车怎么就这么难?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则资料,一国际调查机构访问全球28个国家1600名乘客,得出全球57个城市出租车行

  业综合排名。北京,连名都没给排,我想就算是真的排了名,估计名次也好不了。打车的人怨声载道,出租车司机似乎也有一肚子苦水。2月17日凌晨四点从机场出来,载我的吴师傅和我聊起这个话题,立即给我算了一笔账:他每月必须要交的“份子钱”是5200元左右,加上油钱、车辆违章、维修保养、各种保险等各项支出,每月运行成本至少是9000多元,每天必须拉够300元才有利润,否则就赔本。如果每天按10小时不停运作来算,在道路顺畅的情况下每小时必须收入30元以上,如果遇到堵车,那就赔钱了。现在93号汽油每升8元左右,与其堵车赔油钱,不如早上8~9点,下午6~7点的高峰时段大家都约定交车,或者干脆停在一些边远的路边、桥下睡觉聊天。

  近年来,出租车拒载、难打的现象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持续关注,各地纷纷推出各项整治措施,却收效甚微。日前,北京出租汽车协会就发布了出租车服务十项自律措施,要求落实早晚高峰时段禁止出租司机交接班的规定。1月,北京市交委做出行政处罚的电话投诉1047件。可大多数北京人仍然感觉,打车难!

  这不能不让我们探寻其背后暴露出的深层次问题。从出租车整个产业链来分析,造成中国大多数城市打车难的,还是政府对行业管理的失控,市场管制带来的垄断造成了目前“三输一赢”的局面,政府管理难,司机收益少,乘客打车难,坐收“份子钱”的公司却利润丰厚。解决打车难,不能一味隔靴搔痒。只有在源头上,科学平衡增加运力和城市交通的关系;在市场准入上,更多的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在运营管理上,理顺利益分配关系,提高从业准入门槛,也许才能有效治疗“打车难”的顽疾。

  国外的一些成功经验值得借鉴。在美国纽约,对出租车数量有着严格而科学的管理,目的是为了均衡人们的需求以及司机的收入;在英国伦敦,想当一名出租车司机,申请者必须要在两年内把所有的街道名称和建筑物的地理位置搞清楚,经过严格的考试、体检和个人经历审查才能获得伦敦地图和国内468条行车线路的蓝本,成为一名合格的伦敦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它不仅是城市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也是城市的窗口,是地区经济、城市形象的重要展示载体。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与北京出租车司机座谈时,要求有关部门要综合施策、标本兼治,解决好“打车难”问题。但愿,有了治理的决心,在不久的将来,打车不再是一个难事。

责任编辑: 嘉缘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