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讨论的是如何治堵而不只是怎样限外

2013-04-10 07:48:20  来源:新快报

  据报道,广州日前出台限外地车草案,并开始征民意。主城区早晚高峰以及内环路及放射线白天将限外。据悉,限外只针对工作日,节假日不受影响。

  在当代社会发展中,无论城市管理者提出何种“限外”政策,首先要面对的其实不是来自现实需要、合理诉求、是否适度等方面的商讨,而是关于合法性问题的质疑。比如国家宪法和教育法都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接受教育的平等权利,那么各种学籍限外、名额限外的政策就必然应该受到违宪和违反上位法的合法性质疑。交通工具作为公民的私人财产,它必须遵守的是由国家颁布的有关交通管理和道路管理的法规;如果说某地城市出台的道路管理条例与这些法规在保障公民权利方面的规定有冲突,应该首先解决合法性问题。

  比如,内地车牌车辆不得直接进入香港,这是由高于交通管理条例的一系列国家赋予特区的法规所决定的。因此,无论北京、上海或是广州即将出台的车辆限外政策,从根本上说都存在着合法性质疑。在现实中,甚至连媒体和民意都对这个问题比较忽略,这不能不说是权利观念在现实中的遭遇所导致的。但是,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应该回避这个问题。

  就目前这个广州市限制外地车进入城区的方案来说,最被舆论和民意关注的话题之一是此举对“广佛同城”的冲击。我认为“同城”战略是当代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举措,尤其是在珠三角区域经济发展战略中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然而,这个发展战略需要有政治、经济、文化和城市管理等各方面的配套政策与措施才能真正实现,其中人流与物流的更加自由、更加便捷的流通更是必不可少的措施。

  但是,目前的广州限外方案细则明显呈现出对于佛山车辆进入广州的针对性,这使部分民意对于两地政府发展“广佛同城”战略的真实诚意产生疑虑。而从管理部门来说,也不讳言对于广州市民大量上佛山车牌、“规避调控政策造成社会不公”的关注。这样自然就要回到当初对广州限牌的讨论。人们都还记得,当初并没有说这个限牌令的实施是长期的,而是根据限牌后一段时间的实践来决定。但是,现在的限外令难免有试图将限牌令长期固化的嫌疑。另外,在管理部门关于出台限外令的解释中,人们也可以看出在逻辑上存在的问题。比如说,认为“限外并非歧视外地车,只是为了实现错峰出行”,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是一视同仁地对所有车辆实行错峰出行呢?明明就是只限外,是否可以称为“歧视”先不说,总不能说成是平等对待吧?又比如,提出“广州不堵关乎全省运行效率”、“幸福广东需要畅达的广州”作为政策出台的合理性理由,这就更悬了——这是否会使人得出“只要广州好了就是全省好了、广州人民开车幸福了就是全省人民开车都幸福了”的推论呢?

  从根本问题上看,所有地方性的车辆限外政策都是对公民平等权利的限制,除了应该从合法性问题上找到充足理由外,也应该思考的是公民对于社会重大管理决策的讨论权与决定权。比方说,现在提出的讨论意见稿只是针对具体规定条文的讨论,但事实上更应该讨论的是:如何通过最大限度地减少公车以缓和交通拥堵现象?如何把公车消费的钱用于真正发展安全、便利、廉价的公共交通?而不是仅仅讨论如何限外。

  最后,如同我对香港“限奶令”的看法一样,我认为在开放的社会中,自由与宽容的精神是一个城市最宝贵的财富。广州作为一个最早迎来中国社会开放大潮的商业城市之一,应该努力探讨如何在城市管理中坚守自由与宽容的精神,而不是在应对现实问题的过程中只有“限制”这一种单向度的思维。

责任编辑: 暗涌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