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头脑风暴:全球化世界的合作准则

2013-04-19 13:52:53  来源:腾讯汽车

互动讨论:全球化世界的合作准则

 全球化世界的合作准则主题的头脑风暴 

  许思涛:人民币的国际化现在这个趋势是越来越足了,如果做到这一点的话,中国公司走向国际就会变得更为容易。下面是我们的小组讨论环节,首先问一下张爱群女士。张总,说到吉利在海外的成功,您可以不可以讲一下如果今天吉利再去海外收购的话,有哪些方面或者说哪些环节可以做的更好?

  张爱群:吉利在海外并购,我们是从2006年开始进行了尝试,这三家企业进行并购。在这个过程中感觉到事先要想清楚为什么要并购,这是非常重要的。比方说我们中国的自主品牌,刚才讨论品牌也说中国自主品牌要成为世界上的知名品牌,没有几十年到上百年的积累是不太可能形成的。中国自主品牌企业的技术没有几十年上百年的积累也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怎么能够缩短这样一个距离和时间,唯一的一个途径就是到海外去并购一个海外最知名的企业,吉利通过沃尔沃的收购以后我们觉得对吉利的品牌、对吉利的技术激烈都起到了相当大的促进作用。所以我们觉得海外的并购不是说越并购得多就是好,而是你自己想清楚对你的战略有什么意义,这样你的并购才有价值。

  许思涛:您谈到互相尊重,因为中国企业现在在海外有的时候形象被外面误解,您可不可以谈一下吉利在瑞典是什么样的形象?

  张爱群:吉利收购了沃尔沃以后,李书福董事长在战略上已经想得非常清楚,当时并购了这家世界上著名的品牌,也是因为这是一家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和优秀文化的企业。所以吉利不用解放,也不用拯救这个词,我们用尊重。我们要尊重这个世界知名品牌,尊重它的文化,尊重它的技术,包括尊重它的员工,这样我们在2011年才取得了这么好的经营业绩,扭亏为盈,并且实现了44.8万辆的销售,增长了20%。并且员工满意度达到了84%,这是福特收购十年以来没有过的员工的满意度。

  我们知道,在汽车行业有另外一家在瑞典的企业寻找沃尔沃的合作,他们多次到瑞典以后听到瑞典政府、瑞典企业、瑞典的老百姓和员工对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件事情的评价都是极其正面的,这就是因为我们通过尊重、沟通充分发挥了沃尔沃企业的品牌价值。并且我们也为它解决了新增的几千个就业岗位,包括研究院的研发人员,从我们收购的3600名到现在的6000名。

  许思涛:杰克,你是在美国待了二十年,在中国又待了二十年,希望你在中国再待二十年。你一开始是做银行,接着是汽车,现在是两者兼具。你能够有什么建议给到吉利或其他的车企?因为这些企业可能面对已饱和的市场。

  杰克·潘考夫斯基:我们已经谈到了本地企业以及国际企业之间的差距,或者说一些距离,我觉得恐怕零部件这一块是这种差距比较明显的,现在政府也是支持本土的零部件企业发展,但是如果看一下中国整个零部件的企业亚新科,我们尽管是有国际资本,但是我觉得我们是一个中国企业,我们在机械零部件方面做爹很好,又能够以成本低廉和速度很快的方式成长。但是在汽车电子这一块本土实力很弱,没有把汽车电子和机械部件整合成一个模块的能力。因此本土企业非常依赖国际公司,要靠他们才能获得高附加值的服务,我觉得对于本土企业来讲要进一步发展有一个方式,就是要支持本土企业,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支持。比如说一些组装企业、政府都是要更加支持这些本土企业,才能够弥补这种差距。

  对于中国来讲,现在中国的人均GDP大概是5000美元。很多人都买得起这些车,但是在中国它的消费者的整体是非常庞大的,但是很多人还希望能有现代化的非常好的车,因此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把车的价位有进一步的降低,让广大大众能够买得起。

  许思涛:你能不能给一个具体的数字?就是到底什么价位的数字比较合适?

  杰克·潘考夫斯基:这个很难说清楚什么价格合适,但是这个价格是不断变的,而且中国的人均收入不断上升。

  许思涛:很多人也是也是非常喜欢你们的电视节目,你们的各种电子设备,以及你们的车。你是讲到在韩国进口车是非常少,然后周转非常迅速。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讲韩国的汽车市场仍然相关比较封闭的,可不可以进一步开放呢?

  Daesung Yoon:韩国不能说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开放市场,但是和十年前相比它已经算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了,在欧盟和美国我们都签署了这些自由贸易协定之后,恐怕开放程度会更高。

  许思涛:我下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外国车占到了韩国汽车市场的10%,从长远来看你觉得外国车能够达到多少比例,平衡点在哪里?

  Daesung Yoon:现在韩国进口的都是豪华的德国品牌,但是我觉得我们也是需要一些稍微便宜一点的车,进口车。我觉得大概过十年中国的车会进入韩国市场,外国车有可能会占到20%的市场份额。

  许思涛:我们在座有很多的中国车企和汽车零部件企业,如果中国企业想要打开韩国的汽车市场,你有什么建议可以给到他们?

  Daesung Yoon:在韩国的谚语中有一句是这么说的,就是要让生的小马到草原去锻炼。我们韩国市场尽管是很小的市场,但是我们是竞争非常激烈,而且韩国市场非常重质量,非常喜欢豪华车。如果你们要到韩国市场来的话,这些企业必须要越做越强,而且我们现在低价位的市场我们的车型不够,这里可能是给中国的车企更多的发展空间,就是这种低档车。

  许思涛:Albert Lam,你是搞电动汽车的,你的经验非常广泛,你能不能跟我们讲一下,中国电动市场的展望如何?美国底特律电动汽车公司准备如何打开中国市场,或者如何要中国汽车企业有一个全球战略?

  Albert Lam:首先中国的市场对我们来讲,对电动车来讲都是非常好的机会,而且整个政府是非常鼓励电动车市场增长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战略的要点,因为必须要把这个作为一个机会,我刚才也讲过创新,它是一个跳板,它是能够实现全球化的跳板。而电动车就是目前中国的机会,目前中国有财务资源,现在世界最有钱。而且讲到人才的话,中国的工程师也是非常棒,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机会,中国都必须要抓住。

  但是现在像我说的大部分的中国企业都是注重要获得本土消费者的青睐,然后注重本土的汽车市场,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车企要考虑把电动汽车作为一个重点,然后在研发方面多投资。比如说电动车、混合动力车、新能源车,就是说我们必须往前看,要知道下一代的车是什么,把车企带出中国、带向世界。

  讲到电动汽车,我们底特律公司会和中国一个企业结成伙伴关系,因为我们要进入中国市场是要有一个本土伙伴的。我们非常自豪马上要正式宣布,我们和本土的一个整车企业结成伙伴关系。事实说在过去三年我们一直在共同开发电动车,我们在2014年底就会和他们一起有一个新的电动车。

  中国就我看来在电动车方面已经走在了美国和欧洲的前面,因为中国政府有很多的激励政策,并且积极推动。在零售这一块,恐怕首先要从企业、从政府车队开始,就是政府必须先来采纳电动车。等到电动车的价格不断地下来,同时充电设施、基础设施健全之后,然后才能够让消费者的零售市场来接纳电动车,但是对中国市场我还是非常激动的。我觉得不管是做哪一行,如果不能在中国有一席之地的话你就微不足道了,这就是中国市场目前的重要地位。

  许思涛:你这个全球展望确实让人兴奋,你们的车应该会进入政府采购计划然后再逐步进入零售市场,对吧。一开始政府的补贴也会是一个主要的驱动因素,对不对?

  Albert Lam:我们看一下目前的电动车的话,50%的成本来自于电池,我们就需要政府的激励,建设相应的基础设施。比如荷兰的一个例子,如果买电动车的话不仅获得30%的减税优惠,而且你作为企业来讲也可以一年核销。而且在这个房子前面就会有充电的设施,然后有专门的停车位。就是政府为了推动电动车的落地做了很多工作,在中国政府和企业必须是先开始,因为全球的能源危机是实实在在的,迟早这个石油价格会让人难以承受。但是现在却是像温水煮蛙在慢慢上升,大家一开始感受不到。但是大家都认识到危机是存在的。

  美国有一个词是战略资源,这些是不惜代价来获取的,传统能源的危机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认为中国拥抱电动汽车是一个正确的决策。

  许思涛:Patrick P.Steinemann,我坚信人民币的国际化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金融自有化对于金融的再平衡是非常重要的。而金融这一块是一直比较落后的,我不想多谈。但是我想请你跟我们大家谈一下吉利,假设人民币是国际货币,然后吉利在瑞典交易,这个条款会不会更好?金融融资方面可以有什么样的作用?

  Patrick P.Steinemann:人民币如果国际化是会帮助中国的车企在海外做交易。首先从日常的工作来讲,贸易融资、现金的集中管理,以及营运资金等等,就像你车开起来需要油这么重要。但是走下一步就需要很长时间,因为现在美元仍然是最主要的货币,我讲到发债也不是欧元发的,也不是用日元发的。这些全球车企他们要用日元来发债花了很长时间,但是现在才刚刚起步,而且只有最大的整车企业才这样做,那些供应商就更慢了。

  讲到人民币能够获得国际投资者认可要花很长时间,我觉得我们可以先从贸易融资起步。它现在已经在香港开始,而且有互换的交易,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行人民币的交易。汽车产业是最大的产业,肯定会对货币交易有需求,肯定会跟上潮流。

  许思涛:在座的嘉宾看到在当今的世界当中,中国的一些汽车企业在全球化的步伐当中,尤其是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您有什么见解可以说给大家分享一下?

  Patrick P.Steinemann:这个是分很多方面,慢慢展现出来。其中最明显是并购,但是并购也不是最前沿的,更多的是一个足迹的扩张,制造业、销售。并购总是成为新闻头条,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同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的话,从全球的投资者角度来看,尤其是IPO和债券市场,这个市场确实已经展现了全球化的特征。现在的公司大部分在中国上市都是在上海和深圳,但是也越来越多地看香港股市上市的机会。我们认为要让中国更多的汽车企业在纽约上市的话还需要再花更长的时间,现在虽然有几家了,但是还不多。

  从反过来的方向来看,国际企业在香港上市,这样子的话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说,这种交流、互动会越来越多。像投行、基金管理,尤其是中国纽约、中美两个市场,中国投资商需求在海外的机会。这样从汽车行业的角度来说,资本市场会有进一步的融合。

  许思涛:我现在希望在座的嘉宾听众你们来提出你们的问题、你们的想法,或者你们不同的见解。

  现场提问:我的一个问题是想请问美国底特律电动汽车公司的董事长Albert Lam。您刚才提到对中国的电动车市场是充满信心的,但是大家也有一个担心的问题,比如中国政府这样去补贴的行业经常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说最近的光伏业,您认为电动车行业会不会也有这方面的担忧呢?谢谢!

  Albert Lam:就我个人来看,我刚才也说过不是说中国的汽车行业没有能力采取下一步的举措来发展电动汽车,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的就是一种心态的转变。对于这些产业来说,不仅仅是应该来只关注眼前的挑战怎么样争夺市场份额。在马来西亚、日本、韩国,当这些汽车企业在他们的发展阶段的时候,他们也是有着同样的做法,就是要争夺市场份额、争夺市场份额,因为我要发展企业。

  但是当前的一个局势是这样的,因为汽车行业已经发展到这样成熟的后期了,大家再去争夺的话是意义不大的。反而是应该不断地推出新的车型,如果说不去考虑这些新能源汽车,不去考虑这样未来发展方向的话,这就没有办法让他们赢得未来。政府在这方面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我可以引用荷兰的例子,荷兰的高官他们经常开的是我们公司生产的电动汽车,所以就是由于政府的身先示范的带头作用,可以让汽车界的人们纷纷仿效,才能决定未来的方向。所以我的建议是不要只关注眼前的问题,而是关注未来,看看今天可以做些什么,怎么样利用全球化的作用,利用创新做一个跳板争取更大的空间。

  大家经常说美国创新很强,那是因为他们花了很多的资源去做研发。如果比较一下中国对研发的关注和对美国的关注会发现还很有差距。其实如果只是一个新的车型,这不是创新。我的建议是更加大关注科研,尤其是来自政府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许思涛:这个回答已经是不错的,我觉得这个问题也是问得非常好。你觉得政府从中学到了什么经验,就是政府从这个方面应该制订什么样的政策来产生一些积极的成效?

  杰克·潘考夫斯基:问我这个问题也是正当的,我刚才在讲的时候最后一点,就是让消费者决定,这是我的一个观点。就是说消费者才是最终的一个法官,不是说我要哪个车型,不是说你给我哪个我就要,而是我想要什么。把这个问题从泛泛的角度来说,我不太赞成政府特别去补贴哪个产业或者是哪种车型。因为在美国多年的经验表明,无论是政府补贴车、技术或者哪种燃料,最终总会导致市场扭曲。我跟Albert Lam的观点是相反的。

  现场提问:我们的主题是全球车企如何共赢,我的问题类似于一句话有民族的才有世界的。中国的汽车如何坚持自己的特色来和全球的汽车巨头进行合作,然后展现我们自己的特色,实现共舞和共赢?

  许思涛:请张总先回答这个问题。

  张爱群:民族的是世界的,我觉得是这样,就是中国的自主品牌要跟全球化的与世界去共舞,我认为这个就是合作共赢,就是要坚持是自主品牌,但是自主品牌不是自己封闭的,必须要是敞开的。然后要是多方共赢的,这样自主品牌才能够快速地成长起来。

  许思涛:非常好。

  Daesung Yoon:是的,你说的对,一个强大的本土市场或本土产业,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做到强大的话就得要成长、合作。但是未来是未知的,如果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存活下来就得走出去看一看,让自己发展得更强大才能存活下来。

  许思涛:这个观点特别好,还有张女士刚才谈的观点我也是非常欣赏。接下来再一次感谢嘉宾,吉利控股集团资深副总裁张爱群,杰克控股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执行合伙人杰克·潘考夫斯基。还有韩国汽车进口商与分销商协会执行总经理Daesung Yoon,美国底特律电动汽车公司董事长Albert Lam,以及香港美银美林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工业部联系主管Patrick P.Steinemann。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讨论,还要谢谢各位与会嘉宾的积极参与。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暗涌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