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涨价缓解打车难系懒政 治标不治本

2013-04-30 10:38:39  来源:中国广播网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将于6月起实施。据了解,为提高出租车司机应召积极性,3元钱的出租车电话叫车费用将有所调整。这个调整不是下调、而是上调。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叫车每次收费可能将上调到8元,即时叫车每次收费5元。具体收费标准还将听证,征求各界意见。

  这个方案一经公布,就引起大家高度关注。今天我看到,中国社科院经济与社会建设研究室主任钟君发表了他的观点。他认为,打车难的综合因素有很多,从根本上说,是政府部门管理失灵造成的。如果把电话叫车费提升到8元太贵,而靠涨价治理打车难问题则是典型的一刀切,懒人思维。

  出租车数量少、城市拥堵导致司机早晚高峰不愿出车、电话叫车不畅等等被认为是打车难的原因。近期北京出台的一系列调控办法,包括规定出租车司机每天必须接两次电召,以及拟提高叫车费和运行价格等方法,被认为是官方为解决“打车难”问题表现出的态度和决心。

  多位出租车司机说,每天响应两次电话叫车难以保证。空驶过去,成本太高,而且与乘车者建立联系后,司机在前往乘客出发地的途中一般不会再搭载乘客。换句话说,电话叫车服务,看似方便,但也包含了一些不稳定因素。

  涨价确实可以是治理打车难问题的组合措施中的一项,但是过分依靠涨价,恐怕也会产生新的问题。从3元到8元,虽然只涨了5元钱,但是如果超过乘客的承受力,恐怕又要怨声载道。而对于司机来说,如果仍然不足以弥补出车成本,响应电召的积极性可能难以乐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从根本着手,难道还要靠涨价来解决问题吗?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谢卫列对此作出评论。

  “打车难”正越来越多地作为北京乃至全国许多城市正在面临的公共问题之一,所以近期关于出租车行业治理的各项政策不断出台,引发关注。有专家认为如果预约叫车费用从3元上调到8元,太贵了。

  谢卫列:我认为非常的过分,涨5块钱会让很多老百姓觉得没有明确指标的涨价是不是还会继续延续,在很多三四甚至五线城市,这5块钱基本上是城市内环线整个出租车车票钱,非特大型城市这种涨价在没有举行相关听证,没有遵从民意的情况下,这种一摸脑袋的懒政,恰恰给全国非常坏的示范作用,特大型城市这样了,一线城市会怎么样?大家一次递减或者一次递增的最后结果是转嫁行政管理成本,会造成老百姓对政府职能部门一种公信力的怀疑。

  我们一直说,解决打车难问题,最重要的是提高出租车司机拉活儿的积极性,让司机多挣点儿钱。假如按照预约叫车一次8元来收费,这当中会有多少钱归司机所有?这一点,暂时还不明确。提高预约叫车费用,这项政策会产生什么样的效应?是不是导致没人预约?

  谢卫列:首先基于老百姓打车的民众心态。如果打一次车在30块钱左右,花这8块钱明显是不值。第二,依靠单纯的涨价,我不知道北京市有关部门凭什么定出从3块钱涨到8块钱,这当中的意义是什么,是根据定型的量化分析,还是根据征求民意后大家所能承受的范围。但现在看到的所有新闻线索来源,好像没有征求老百姓意见,更没有进行真正的成本的核算。从这个角度来讲,所谓的3块钱到8块钱之间存在着公共管理盲区。公共管理和公共交通的管理当中,这种拍脑袋工程出现在特大型城市非常令人遗憾。

  在分析北京出台出租车电召办法治理打车难问题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提到北京市为缓解交通拥堵实行的汽车限购措施。有人说,北京市民买车要摇号,摇不到号的打车又要多付出叫车费,出行成本实在高。谢卫列认为,这可能会带来蝴蝶效应,可能会波及到其他城市。从执法角度来讲,这有点本末倒置。

  谢卫列:我完全同意。现在北京市政府每年大概给公共交通出行管理部门补助数十亿元,出租行业也是北京公共交通的一部分,能不能在这部分不把这个危机转嫁给百姓,由政府设立专项基金来进行行政补贴。提高出租车司机待遇或者缓解打车难,不能够单纯、单向把老百姓多掏的5块钱作为行政执法依据。给老百姓增加了负担,今天可能涨5块,6月份到12月份是不是要涨到10块,这种漫无目的的行政管理没有封顶是最可怕的。最主要的一点会带来蝴蝶效应,可能会波及到其他城市,从执法角度来讲,这有点本末倒置。

  在物价持续上涨的情况下,单单不允许出租车价涨,以牺牲司机的利益来维持低价格,这是不合理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涨价确实有必要之处。在提高司机收入、缓解打车难问题上,我们应该怎么合理使用价格手段?

  谢卫列:其实价值杠杆作用最主要是根据供需关系变化,这是基本的经济规律。在这个大前提之下,至少要改变三个方面。首先,如何改正体制缺陷,那就是放开出租车相对的经营管理,这才是真正调动出租车司机积极性的根本的手段。

  第二,在现有手段情况下,应该是政府想主意、想办法减轻出租车司机甚至是打车老百姓出行的负担和成本,而不是一刀切的把它转给老百姓。

  第三,在我们倡导绿色出行的同时,解决公共交通的手段不能单一只靠出租车,如果我们的公共无轨、有轨或其他交通手段也像这种涨价幅度继续下去,老百姓的出行成本可想而知。解决这种本末倒置,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最根本还得改变懒政思想,改变现有的体制缺陷,真正让出租车司机有积极性,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来进行服务。

责任编辑: 杨雷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