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机场的士“趁晚宰客”

2013-05-02 09:42:57  来源:新京报

\

  昨日凌晨,首都机场T1航站楼,几辆出租车停在机场大巴专用车道上,司机下车揽客。

\

司机拿出自备的打票机,随意输入价格,打出假发票。

   有市民反映,首都机场T1航站楼出租车等候区附近,有出租车采取议价趴活、违规拼客等方式“宰客”。昨日凌晨近3时,新京报记者在T1航站楼体验打车,发现除上述问题外,一些司机还故意掀起车后盖防止探头拍摄车牌号,并自备打票机出具假发票。

  据了解,凌晨,地铁机场线和机场大巴均已停止运营,等候区的出租车数量也减少,缺车情况时有发生。司机称,他们专挑这种时候到机场,只拉不打表和拼车的生意。

  凌晨出租议价揽客拼车

  前日23时,虽然机场快轨已停运,但首都机场各航站楼出口,仍有前往市区的机场大巴运营。此时,T1航站楼外,不少出租车排在等候区,排队乘客很快被拉走。

  到昨日凌晨1时后,前往市区的大巴几乎全部停运,此时落地的乘客大多只能选乘出租车。在T2航站楼,相比前日23时,前来拉活的出租车明显减少,多数乘客等候超过半小时。在T1航站楼,几十名乘客在等出租车。与T2相比,正规排队载客的出租车更少,一些司机纷纷下车揽活。

  5月1日凌晨2时30分许,T1航站楼一层到达大厅出口,乘客三三两两从候机楼内走出。航班信息显示,这是天亮前的最后一批抵京乘客。

  此时,出租车等候区无车排队等候。“没车了,别等了。”数名男子上前将乘客们围住,“去哪?坐我的车吧。”

  多名自称正规出租车的司机均称,不打表,如愿接受拼车,可以适当减价。被询问打车至崇文门的价格,司机们的要价单人在150元至200元不等。而若正常打表,这段路程一般价格百元左右。

  掀起车后盖防探头拍违

  近3时,记者坐上了一辆议价揽客,有正规标志的出租车。“到方庄120元,不打表,给你票(出租车计价器机打发票)。”司机称。

  打开车门,车上已坐有两名乘客。两人称,要前往路程距T1航站楼8公里左右的一家酒店,司机要价50元。“我们第一次来首都打车,就碰上你翻倍要价。”两人向司机抱怨。

  “后备厢的盖子忘关了,大敞着呢。”车辆启动后,记者突然发现此事,并提示司机。

  “没事,我故意的。”司机说,“敞开盖子把车牌掀上去,机场的探头就拍不到(违规停放揽客)了。”出租车驶出一公里左右后,司机下车合上后盖。

  记者观察发现,这辆车副驾驶座前的“出租车服务监督卡”已被取下,离开机场后,连接计价器的空车牌也一直未被按下。“放心,一会有办法给你打发票。”司机称。

  获取航班信息卡点拉客

  “我开出租9年,专门跑机场拉客。这叫会跑,比在城里赚得多。”一路上,司机唠起自己的生意经。他称,有一批出租车同他一样,专到机场或是大型演唱会散场时,只拉不打表和拼车的生意。

  路途中,司机熟练拨通机场调度室电话,询问航班信息,随后把情况通知同行,“T1末班2点21分,没什么人了,T2也快没(航班)了。”

  “(机场工作人员)不让你进你就不敢进啊,不就说你几句嘛,别理他。”他“教导”同行,胆子大些,把车开到出租车等候区违规揽客。

  “航班信息几分钟就变,我们随时掌握最新情况。”挂了电话,司机继续讲自己的生意经,“不爱去T2,还要交1.5元,T1不要钱,管理也松。”

  他称,遇到末班、晚点航班到达,无出租车等客或是人多车少供不应求时,出租车调度人员对他们的管理就会非常宽松,对拼客议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还会主动叫我们来,赶快把滞留乘客都运走”。

  自备打票机随意打发票

  凌晨3时30分许,出租车行至方庄环岛。停车后,司机打开副驾驶座前的工具箱,从内掏出一个黑色方形,带有类似计算器按钮的小机器以及一张空白出租车发票。

  “票是从公司买的正规发票,这个打票机就是专门为拼车乘客准备的。”他将空白发票从打票机底部开口插入后,开始在键盘上输入价格。

  打票机响起约10秒“嘀嘀嗒嗒”声后,司机递来一张与正常发票无异的票单。

  记者发现,虽样式相同,但该发票上打印的车牌号、准驾证号、出租车公司编号等信息均与这辆车无关。“这些都可以随意输入的,不影响报销就行。”司机解释。

关键字: 首都机场 的士 宰客
责任编辑: 嘉缘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