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政欲破打车难 业内称触动根上问题

2013-05-06 08:27:09  来源:经济观察报

  晚高峰时段,德胜门北侧滨河路上暂停营运的出租车排起了长队。这个由延庆籍出租司机自发形成的交班地点,也成为一些司机避开高峰期休息的地方。的哥们或三五成群聊天打牌,或在车里眯一会儿。“我们不是活雷锋,倒贴钱的活自然没有人爱干。”一位司机说。

  就在此时,在国贸、大望路等CBD周边不少白领望穿秋水也打不着车。

  高峰时刻,一边是闲置的资源,一边却是旺盛的需求。作为主管部门,如何整合资源,调节需求?北京市交通委在近期交出了答卷——欲通过调整租价结构、改变出租车经营权限等组合措施,为“打车难”破题。

  一揽子措施

  事实上,早在春节前夕,针对“打车难”的问题,国家主席习近平曾专门到北京市祥龙出租客运有限公司考察。的哥、的姐”们向他反馈了“停车太难”,“油价也贵”,“出租车站、停车位少了”等问题,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习近平听后表示:“我们刚刚开了个神仙会,你们讲得很实际,有关部门要择其善者而从之。”

  继4月17日出台《关于加强出租汽车管理提高运营服务水平的意见》之后,北京日前又出台了《北京市出租汽车服务质量投诉处理办法》,于5月2日实施。北京市交通委表示,将从理顺利益分配机制、完善行业准入退出机制、强化企业主体责任等方面出台一揽子综合措施,在6月底之前陆续实施,努力在一两年之内,使打车难状况得到明显改观。

  其中,包括最直接影响市民消费的价格政策,即上调基本租价、合理增加高峰时段租价、租价油价联动动态调整机制等。被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李晓松认为是已触动了“根上问题”的出租车经营权将由无限期改为6年有效。另外,推广电召预约打车模式也被认为是方案的亮点之一。

  “现在北京的打车难问题具有时段性、地域性,车辆的实际利用率方面,北京出租车只有68%,也就是说有32%的车辆实际在空跑,这个比例说明相当一部分出租资源被浪费掉了,这和北京乃至中国的打车模式不无关系。”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李晓松说,目前大家都是招手停车,路边打车,而司机很多也都是路上“扫活儿”。这就使得信息容易出现错位,浪费交通资源。在一些国家,路边是根本打不到车的,因为出租车全部是靠电话或其他平台预约。

  随后,北京市交通委又宣布,从4月起正式实施《北京市出租汽车总量动态调控试行办法》,明确进行出租汽车总量动态调控,以提高既有出租汽车双班率和运营出车率为主,适度增加新运力为辅。

  而《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也将在6月起实施,将建统一调度平台,推广手机 客户端约车软件。收费标准暂定为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每次8元;即时叫车,每次5元。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表示,北京并不是单靠涨价来解决打车难的问题,而是通过协调乘客、司机、出租车公司三方的关系解决问题。组合措施有利于规范出租汽车市场,经营者有所遵循,使乘客受益。

  触动“根上的问题”?

  在北京解决“打车难”的一揽子综合措施中,多项改革措施直指出租车企业,其中包括车辆经营期从无限期改为有限期;推行出租汽车企业专营制度;制定承包金改革措施、控制企业利润水平、建立净承包金动态调整机制等。

  北京市出租车的经营权归政府所有,政府无偿向市场配置。在2000年,政府重申,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未经经营许可私下转让,更不允许有偿转让。不过,以前政府并没有明确经营期限,这一次则将期限定为6年。

  在李晓松看来,此次出租车改革已触动了“根上的问题”。他还强调“政府不允许各企业上调份子钱”,此次对出租运营企业的改革中,最核心的部分就是企业利润必须降低,应该是微利,决不能是暴利。

  所谓份子钱就是“承包金”,是司机与公司签订的营运任务承包费。据了解,目前北京单班出租车司机的承包金每月大约是5175元,双班车约每月8280元。自2000年确认这个价格以来,已经基本持续了13年未变。

  事实上,出租车公司能从每辆车的份儿钱中直接赚取的钱并不高。北京北汽出租汽车集团原宣传部长张国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五年承包期的单班车为例,5175元中,司机的岗位补贴大约400~500元,燃油补贴520元,五险一金712元,折算下来实际的净份子钱为3323元。这还要再扣除掉车辆保险150元,一辆车折旧费用大约1200元,比如企业管理的人力成本费用大约1000元,加之企业的租用场地费用、企业的营业利润、缴纳的税金等等。平均一个月一辆车也就不到200元钱。

  张国庆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真正的财富并不在份子钱上,而是在于那看不见的特许经营权。由于经营权多年不再下放,拥有政府批下的经营权是现在北京许多出租车公司最大的财富,能凭此获得大量银行的贷款,这才是大的出租车公司老板看重的。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研究员余晖则认为,上述措施都回避了特许经营权的存在是否合理这一主要矛盾。“实际上等于继续利用特许经营权从出租车司机身上收取份子钱,打车费提高则是将成本转嫁到打车人身上。”

  涨价难解打车难

  事实上,解决打车难并不是今天才开始。最近几年北京市交通委等部门一直在治理拒载和打车难的问题。去年底,北京交管局甚至提出“史上最严交规”,一旦发现拒载现象,出租司机将被停岗1~3年。

  然而,据北京市交通委日前发布数据显示,1月全市涉及出租汽车服务投诉电话5174件,在5174件投诉中,属于禁停路段招手要车、招手未停车、超员等情况而无法受理的有3417件,占投诉总量的66%;其余1757件投诉经筛查已确定受理。核实后,对当事人做出行政处罚的案件1047件。

  执法部门的整治力度和决心很大,但打车依旧很难。涨价能否解决打车难呢?

  双环出租的李师傅告诉记者,每个司机都会算一笔生存的账,“没有人是活雷锋,空跑,甚至赔钱的活,没有人愿意干。”雨天出车,一旦车辆进水,维修费要3000元,而司机每天交完“份子钱”的纯利润才100多元;这些年油价上涨越来越厉害,早晚高峰期、雨雪天时,北京必堵,堵车1小时乘客支付约20元,但费的油可不止这个价。于是,高峰期成了一些出租车司机休息的最佳时段。

  北京市交通委试图通过经济杠杆调节交通出行需求,抑制一部分“非刚需”。除了基本租价,此次调价还涉及租价结构的调整,其中包括合理考虑低速拥堵时段、早晚高峰时段、恶劣天气情况等因素,针对性地增加租价,保障出租车司机的收益,有效保障出车率。

  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刘小明说,这7年里,北京市社会平均工资增加了百分之六七十,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只增加了15%,导致该行业吸引力下降,加上油价上涨,司机在高峰时期就不愿意出车,必须得理顺利益机制。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认为,涨价肯定能使出租汽车司机受益,但是她强调提供出租车服务所对应的价格应当合理,要提高服务品质,让消费者受益。

  但是,涨价之后,能否改变打车难的症结,情况尚未明朗。

  张国庆从事出租行业30余年,他保守估计涨价很难扭转打车难的局面。“高峰时段拉不拉活是司机的自由,能挣钱,谁不想多拉活?这次涨价的幅度不可能太大,司机会计算,堵车1小时乘客支付24元(5分钟算两元),油费勉强能够,谁愿意出车。涨价和付出成本比还是不够。另外,涨价后,司机的收入更稳定了,怎么保证他不挑活?”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姚恩建指出,光靠涨价是没有用的,还需要精细化的管理。比如,价格体系可以细化,运价是不是可以调整,如何定价,能否自动实现不同时段的分时计价,这些都是可以考虑的。

  伴随涨价而来的空驶率增加、上座率下降,也给不少司机带来顾虑。一家出租车公司甚至专门开会安慰司机:“没有关系的,为什么要在6月份提价呢?天气热了,再贵大家还是要打车的。”

  在双环出租公司开了13年车的李师傅则用自身经历向记者论证涨价只会暂时影响客源:“虽然初期客源可能会减少,但和2006年的提价一样,一两个月之后,公众逐渐习惯了这样的价格,就会适应过来。”“此次价格调整,政府禁止各企业涨‘份子钱’。”李晓松强调,租价调整带来的新收益将向驾驶员倾斜,一旦有企业私自涨价,欢迎举报。“见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为保证调价措施能有效运作,北京市又出台了《北京市出租汽车服务质量投诉处理办法》于5月2日起实施。其中具体规定了出租汽车服务质量的投诉方法、受理制度及投诉的处理。此外,据悉,北京出租车调价听证会拟于本月召开。

责任编辑: 杨雷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