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资讯 > 行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京出租车涨价成定局 专家呼吁放开行业管制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生活在北京,很多人都有被出租车拒载的经历,理由很多:交班、不顺路、吃饭等等。林大姐:单班是5140块,双班乘以60%,也就是8200,去掉政府补贴的油钱,2000多,份子钱也就是6000多了。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生活在北京,很多人都有被出租车拒载的经历,理由很多:交班、不顺路、吃饭等等。即使没遇上拒载,也基本上是“人找车”,一车难求。

  早晚高峰,三四十分钟等不到一辆出租,那是常事。理由很简单,司机觉得高峰出车不划算。

  出租车司机林大姐:真不赚钱,一个小时拉30块钱,你除去份子钱、除去油钱,什么都落不下,就当学雷锋啊,谁天天学雷锋啊,谁受的了?

  林大姐和丈夫开一辆车,开了10多年了。她凌晨5点上车,下午1点交车,每天开八个小时,一周休一到两天。刨去政府和公司的补贴,他们夫妻俩 每月要向公司交6000多元的份子钱。

  林大姐:单班是5140块,双班乘以60%,也就是8200,去掉政府补贴的油钱,2000多,份子钱也就是6000多了。

  林大姐算了一笔账,如果不拉活,三公里空驶的成本起码得5块,每天一睁眼,就欠公司200多块钱。这种状态,一生病遭灾儿,就感觉更明显了,司机李大哥上月得了重感冒,在家休了五天。到第五天,他坐不住了,即使生病,一月单班5000多的份子钱也得照交。再不出去拉活,就亏了。

  林大姐:你看我们现在挣点钱,一周只能休息一天,上30天赚两三千,休息五天、八天就没钱赚了。

  以林大姐的视角,看整个出租车链条,上游是出租车公司,下游就是消费者。为激励司机多上路,5月23日,北京市发改委将就北京出租车调价方案召开听证会。简单来说,用涨价来缓解打车难,是动了消费者的奶酪,来增加了司机的收入。

  那为什么就不能降低司机的份子钱呢? 更何况,在北京市2013年预算草案报告中,已经安排了4亿元,用于出租车燃油补贴。而且,消费者也早就开始承担三公里之外的燃油附加费了。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朝阳区政协常委张耘 曾专门调研过出租车行业,据她介绍,公司成本有固定的几块,如房租、买车还贷、管理费用、司机补贴、保险等。利润,比外界想的低多了。

  张耘:我们做过一个调查,就是专门的公司的运营,大部分公司运营成本包括的内容还挺多的,没有像我们外界传说的公司利润高的不得了。公司现在利润率已经不是那么高了。

  张耘的解释,北京市交通委刘小明主任也证实了,他说:北京市出租车“份子钱”上限是5175,从06年起就没涨过。但企业的刚性支出却增加了。

  刘小明:因为咱们交强险、社保基数的增加,企业的刚性支出增加了400多块钱,下一步调价过程中成本监审会把这个数据告诉你们,另外在这个数据里面,企业要负担520块钱的油补,要负责545块钱工资的补贴,要负责七百多块钱的社保的支出,这三项刚性,所以净份就三千三,另外企业税费要交,还有场租等等,所以那些,加上一千二百块钱车辆折旧费。那剩下的弹性的地方,一千块钱管理费,包括工资什么的。从目前看,北上广深,管理费基本上都是一千到一千五,北京是最低的。

  即使是最低的份子钱,部分司机也不满意。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曾发布报告指出,在出租车公司全部支出中,与出租车日常运营无关的,都属于无谓消耗,属于垄断利润。研究员由晨立表示,放开出租车的行业管制,才是根本解决之道。

  由晨立:错综复杂的司机、车主和公司的关系都源于垄断,源于数量管制下的垄断。因为有垄断利润,所以车主可以雇佣司机,这其中有很大的利润冲突。

  北京出租车涨价,几成定局。但是,想要解决打车难,单靠涨价肯定不行。希望有关部门多方集纳意见。有些改革方案虽然很痛,但别忘了“良药苦口利于病”。

  • 责任编辑:暗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