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资讯 > 行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汽修骗保的公开秘密:保险查勘员提成10%

一名汽修厂老板在骗保案发后表示:汽修厂和保险查勘员联手骗取保险金已成公开的“秘密”!汽修厂以此盈利,工人按骗保业绩取酬,查勘员获取提成。

  一名汽修厂老板在骗保案发后表示:汽修厂和保险查勘员联手骗取保险金已成公开的“秘密”!汽修厂以此盈利,工人按骗保业绩取酬,查勘员获取提成。

  昨天下午,在西城检察院,记者采访了一起汽修厂与保险查勘员联手骗保43万余元的案件,此案揭开骗保的行业潜规则。汽修厂老板和工人及一名保险查勘员因涉嫌保险诈骗罪、诈骗罪被提起公诉。

  报警

  为何这起事故理赔额高达6万元

  2012年4月,北京一家保险公司接到了一起中华轿车与奔驰车发生交通事故的理赔申请,理赔额达到6万元。

  按规矩,超过2万元的事故理赔,保险公司需要进行复核。在复核过程中,保险公司发现疑点,于是便顺着查了一下这单理赔的查勘员闫亮的既往工作记录,发现多个案件的无责方都是同一辆车,但是车牌号却不一样,明显套牌。而且,事故三者车的证件是伪造的,多起事故竟然相撞的位置都一样。

  保险公司怀疑闫亮造假,向警方报案。

  当年8月8日,闫亮在大兴区西红门落网,几天后,听到风声的汽修厂老板赵磊和厂里的工人孙勤主动到派出所投案自首。而涉案另一名查勘员柯明在逃。

  起步

  汽修厂老板开了个空壳汽修厂

  赵磊是北京人,今年32岁。早年间干过保险代理,从2008年开始自己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说是修理厂,可实际就是个皮包公司,除了营业执照,连经营场所都没有。有些以前认识的客户要修车,就交给赵磊,赵磊开到一些小修理厂“代工”,从中赚些钱。可这种经营有点像靠天吃饭,无法长久,他要把挣钱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

  赵磊在这行干长了,有些熟人,也摸清了里面的一些道道。2011年8月,赵磊让一个保险定损员牵线,结识了一家保险公估公司的查勘员闫亮、柯明。保险公估公司是专门承包保险公司查勘定损业务的单位。有些大保险公司为了节约人力成本,会分包查勘工作。

  闫亮专门定损奔驰车,而柯明负责奥迪车。找他俩,赵某是很有目的性的,能否挣到钱,全靠这俩人。

  赵磊跟闫亮一起吃饭时,说起以后有车损让闫亮帮忙查勘定损走保险,每个案子给他20%提成。而对柯明,赵磊给租房子,每个月还额外给5000元,平时吃喝玩乐笼络“感情”更是不惜花钱。

  作案

  奥迪奔驰充当骗保大戏道具

  打通了定损这最关键的一环,赵某便开始导演骗保大戏。

  首先要找到事故车。赵磊认识不少打过交道的车主,他许以小恩小惠,承诺给这些车主免费上保险,条件是有时会用用他们的车。有人免费上保险,加上也都不是什么好车,不少车主与赵磊达成默契。

  出了剐蹭或者碰撞等轻微的单方事故后,车主将车交给赵磊,赵磊再用自己的奔驰S300或奥迪A6两辆二手车,还有一辆客户的奥迪Q7越野车制造一个双方事故的现场。

  比如客户自己剐了前保险杠,赵磊就找来另一辆车,用客户的车剐蹭的位置去撞一下充当三者车的车辆,然后伪造一张交通事故自行解决的协议书,客户的车负全责;还有的情况是,客户的车只是蹭了前保险杠,赵磊就去找一个旧大灯给车换上,然后开着车去撞一下,把这个旧灯撞碎去定损,定损理赔后就能赔出一个新大灯的钱来。随后,赵磊再把客户车上原来好的大灯装回去。

  客户的轿车价值较低,保费也相对低廉,所以他便用客户的车充当全责方,这样一来,投保及修车投入的犯罪“成本”就相对较低。而他自己的好车保险金也高,所以只能当无责方,否则挣不了多少钱。

  多环节结伙完成整个骗保行为

  按照正常的理赔流程,发生交通事故后,责任人向保险公司报案,保险公司派查勘员去定损。定损员查验车辆、证件,核对拍照,上传到保险公司的理赔系统中,再上报定损价格,在指定地点维修。

  而赵磊设计的这些事故,并不是保险公司派工,而是公估人员闫、柯自行打电话向报案中心索要的。

  为了防止总是一辆车出事故被保险公司发现,赵磊有时就做假车牌套牌,而套牌车辆的信息及车架号照片都是从闫亮、柯明的电脑里获得的。行驶本是假的,交通事故自行解决协议是假的,修车发票也是假的,在赵磊这里,查勘定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最后,保险公司会把钱打到被保险人的账号。而这些账号,有的是车主帮赵磊办的,有的是赵磊拿着车主的身份证去办的,这些账号对应的卡或者存折都在赵磊手里,赔钱后,赵磊去或是让其手下工人去银行把钱转到自己的账号里,然后由赵磊支配。而工人的工资也会视其参与骗保的业绩决定。

  在半年时间里,赵磊等人作案24起,骗取保险金43万余元。

  车险理赔涉及报案、查勘、定损、修理、理赔等多个环节,如果不是汽修厂与查勘员结伙,一个人很难独立完成整个骗保行为。在这个骗保团伙中,汽修厂和查勘员“各司其职”,也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条。

  警示

  明知骗保积极配合车主涉嫌犯罪

  令人诧异的是,按照赵磊的说法,有些客户对于自己的车辆成为骗保“道具”心知肚明,但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任凭犯罪分子使用。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确实有车主出事故后委托修车厂修理定损理赔一条龙服务,在修车厂扩大损失的“帮助”下,不仅“挣”出了修车费,还能有盈利。

  在车主看来,自己只是占点小便宜,没多大事。而且交了保险,从保险公司拿理赔款也不算过分。但检察官表示,如果车主明知自己的车辆要被用于制造虚假事故,骗取保险金,还默许犯罪,甚至积极提供车辆,那就是保险诈骗的共犯。如果司法机关掌握了相关证据,骗取保费的数额达到追诉标准,车主恐怕就不是经济损失这么简单了。

  另一方面,车辆被无端拆解、换装旧件再拆卸重装,会影响驾驶安全、车辆功能和使用寿命。多次制造多方事故,存在多次出险记录,也会导致车辆贬值。

  由于车险费率是根据历史风险数据进行计算的,如果车辆多次出险,将会导致次年无法投保或者保费提高。赵磊落网,车主们今后自己交保费,费用肯定提高不少。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