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资讯 > 行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北现第四工厂或落重庆 挑战通用的第二支点

“北京现代四工厂落户重庆一事仍存在变数。”5月24日,一位与重庆两江新区接触密切的消息人士对记者说,“重庆方面与北京现代的整车项目商谈还未最终签字,在优惠政策方面双方仍存在博弈。”

  “北京现代四工厂落户重庆一事仍存在变数。”5月24日,一位与重庆两江新区接触密切的消息人士对记者说,“重庆方面与北京现代的整车项目商谈还未最终签字,在优惠政策方面双方仍存在博弈。”

  这也许是现代汽车与重庆方面至今对该项目保持沉默的原因之一。在此之前,记者曾分别联系双方试图确认此事,但双方均以“不知详情”为由拒绝透露相关信息。不过5月10日,现代-起亚负责中国业务的副董事长薛荣兴曾向路透社表示,公司正考虑在中国建立第四座工厂,中国西部是新工厂候选的兴建地址。

  之后,有媒体援引现代汽车内部人士的话称,薛荣兴所指的第四工厂目标所在地是西南重镇重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北现四工厂落户重庆的可能性很大。”上述消息人士称,“按照均衡原则,沃尔沃项目已落户成都,如果北京现代项目能落地重庆,也有利于平衡这两大西部城市的利益,但并不排除有其他西部城市以更优惠的政策最后时刻夺标。”

  不过,一个可以确定的信息是,固守京城11年的北京现代,为了完成“十二五规划”中的“140万辆产销目标”,早已开始谋划出京之路。

  北京市放行

  产能供应日益吃紧,是北京现代抓紧筹建四工厂的直接动力。2011年10月,在北京现代第三工厂主体工程竣工典礼上,北汽集团、北京现代董事长徐和谊就抛出了北现“十二五”战略目标,即北现将围绕两个“倍增计划”全面开展工作。

  这两个“倍增计划”是:十二五期间,北京现代产销能力从2010年的70万辆倍增至2015年的140万辆,中高级产品比例从2010年的26%倍增至2017年的50%以上。

  在发言中,徐和谊坦言,即便三工厂投产后的百万产能规模仍难以支撑2015年140万辆的产销规划,所以第四工厂对北京现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事实上,早在2010年北京现代三工厂动工新建之时,四工厂的筹建计划已经在北现内部展开。“彼时四工厂的选址仍在北京顺义区,但后来因政策上的限制,建厂方案被驳回,北现不得不另寻他路。”一位熟悉北汽集团的知情人士称。

  此时,长安汽车在北京建立生产基地和北京市政府对北汽集团“做大做强”的希望,给了北京现代出京的理由。

  “既然长安能来北京建厂,为何北汽集团还要固守北京?”知情人士称,中国长安汽车集团目前是北汽的主要竞争对手,北京市政府为了支持北汽集团做大做强,早日进入国内车企第一阵营,允许其在湖南株洲和广州增城扩能建厂。而在税收层面也做出让步,将生产环节的税收归于工厂所在地,销售环节税收归于北京。

  这一模式无疑为北京现代出京建厂提供了范本。“既然北京建厂无望,寻找更符合政策的地方扩充产能,对现代和北汽来说都满足双方未来发展的需要。”知情人士说,目前北京正处于产业结构调整期,引入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主导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北京“十二五”发展的重要课题,相比之下,对土地资源要求较高的汽车装备制造业已被排除在主流之外。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