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资讯 > 行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携手塔塔大宇 恒天“造梦”重卡

据了解,恒天汽车将引进韩国塔塔大宇商用车公司高端重卡车型。除了这两款皮卡,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合作是与美国佩卡汽车在河南郑州的合作项目。2009年,恒天集团与郑州市政府、美国佩卡国际荷兰达夫汽车公司、红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历时一年时间,恒天终于如愿抱上了“大腿”。5月初,恒天-大宇重卡合作项目在北京正式举行签约仪式。

  据了解,恒天汽车将引进韩国塔塔大宇商用车公司高端重卡车型。首批引进的牵引车系列重卡以恒天-大宇重卡品牌面向国内用户,产品预计于2014年下半年在国内上市。

  从2008年进军汽车领域以来,坊间对于恒天“造车”的动机一直怀有质疑。即使在2012年推出两款皮卡车型之后,情况也没有好转。此次与韩国塔塔大宇合作联手做卡车,恒天能否摆脱“借车圈地”的帽子?在政府对汽车合资严格管控的今天,为何商用车合资运作却如此“简单、快捷”?

  恒天“造车记”

  从2008年重新进入恒天开始,造车几乎成了恒天董事长张杰的口头语。即使是回到母校演讲,他也要借机宣传恒天造车。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张甚至表示:“有些人质疑我们造车的能力,但是我们不信邪,我们要做中国的‘丰田’。”

  作为国资委下属的企业,恒天顶着纺织机械业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光环,然而它并不满足这一称号。

  5月20日,一位前恒天董事会成员向记者透露:“恒天在央企中盈利排名靠后。董事长张杰接手后决心要把恒天从央企边缘拉回来。”

  资料显示,纺织机械工业全球年产值大致在200亿元。专家指出,即使恒天占据40%,年产值也只有80亿元。这对于一家央企来说,“确实有些寒碜”。

  其实,汽车并不是恒天转型的首选。记者了解到,为了扭转企业颓势,恒天从2000年开始尝试搞起了副业——房地产。2007年,地产业务已经成为恒天的第三大盈利板块,但2007年以后,中央限制央企进入地产领域,只保留16家企业,恒天并没有入围。

  “房地产当时已经成为恒天的支柱产业,这时候停止对于企业的打击十分严重。”上文中提到的恒天董事会人士告诉记者,一番争取后,国资委相关领导同意恒天另寻其他项目。

  2008年,作为原恒天集团副董事长的张杰从外地被调任恒天集团董事长。上任初期,他选择了汽车作为未来恒天发展的主要方向。

  “由于国资委下属的企业中,已经有一汽、东风等老牌车企,恒天进军汽车产业,争议比较严重。”这位高层人士向记者介绍,经过一番周折,国资委批准恒天进军汽车领域,但只能在商用车领域发展,“虽然不是最好的结果,但至少能够接受。”

  至此,恒天开始施展进军汽车产业的雄心。从2008年重组凯马股份开始,恒天作为央企的“财大气粗”便展现出来。之后,恒天相继收购重组了郑州宏达、湖北新楚风、江西百路佳、河北李大特种车、保定大迪、天马等汽车或与汽车相关的公司。2012年,恒天更将收购的触角伸到了海外,荷兰一家重卡企业GINAF破产不到一个月,就被其收归麾下。

  步履维艰的“造车梦”

  然而,对于恒天的造车历程,多位专家表示“另有所图”。杨再舜告诉记者:“恒天的厂区据我了解大部分处于空置状况,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恒天有圈地的嫌疑。”

  与其他企业收购造车的经历不同,恒天并没有整合这些资源,却在收购各地车企后,就地建厂成立汽车工业园。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恒天所属的汽车产业园分别布局在河北保定、邢台、邯郸以及河南郑州、湖北等地,而且面积都在1000亩以上。但截至2013年5月,恒天只推出两款皮卡,而且销量惨淡。

  除了这两款皮卡,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合作是与美国佩卡汽车在河南郑州的合作项目。

  2009年,恒天集团与郑州市政府、美国佩卡国际荷兰达夫汽车公司、红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2010年,恒天所属企业中国恒天集团恒天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原郑州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在河南省注册成立郑州恒天车辆有限公司,并获得首期建设土地1200亩。恒天当时曾对外表示,该项目总投资23.7亿元人民币,按照规划,预计2011年新车下线,2015年实现年产中重型载货汽车3万辆,主营业务收入81亿元。此举一度被外界认为是恒天进军卡车领域迈出的最扎实的一步。然而随着佩卡汽车公司悄然退出,这一项目最终没了下文。

  中国市场学会汽车营销专家委员会秘书长薛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从恒天在郑州的做法可以看出,它确实希望能够与国外有实力的企业合作造车,但是恒天这种‘空手套白狼’的做法在外国车企看来,没有任何市场前景可言,这可能也是佩卡最终退出合作的原因。”

  除了郑州汽车产业园,恒天在河北的发展也不顺利。2009年,恒天集团与河北省政府签订协议,宣布在河北邯郸建立一座面积为1500万平方米的汽车工业产业园。记者了解到,当初促使这一合作成型的根本原因是恒天收购了邯郸当地一家处于停产状态的改装车企业。而现在这所曾被号称具有“高技术、高产能”的汽车园区,除了在原有土地建成纤维机械制造厂外,没有任何生产汽车及相关产业的迹象。

  在杨再舜看来,恒天在多地建设汽车产业园的经历失败是注定的:“在商用车领域,没有技术储备,单纯地依靠‘背景、资历’难以吸引到有实力的企业。恒天把造汽车想得太简单了!”

  二流伙伴

  基于过往的经历,此次与韩国塔塔大宇合作传出之后,外界看好的人依然寥寥。

  5月27日,某汽车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这两家企业都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从这样的合作可以看出,卡车企业合资已经从强强联合下潜到‘抱团取暖’。大宇来华看重的仍是消费者对于低廉价格卡车的追捧,企图以价格低廉在中国重卡市场分一杯羹。然而,这种策略的竞争力正在失效。”

  长期研究商用车领域的杨再舜对记者表示:“过去,一些新进入重卡领域的车企,大多数还是沿用或克隆当年北汽福田欧曼重卡套路,让国外的某一设计公司开发个新驾驶室,再取一个忽悠国人的洋名子,发动机、变速器、车桥等几大主要总成在社会上或从相关的总成件配套件厂家采购,再七拼八凑拼装成一辆属于自己品牌的重卡,奉行不管好猫坏猫,抓住市场就是‘好猫’的做法。但毕竟事过境迁了,现在玩这套游戏却不行了,再拷贝一遍人家北汽福田早已玩过的模式,实际上是在饮鸩止渴。”

  同时,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物流产业日益趋向规模化、集团化发展,国内重卡消费群体对于车辆本身的要求开始日益提升,国外高端重卡企业开始发力中国。最近几年,中国重汽与曼、福田与戴姆勒、东风与沃尔沃先后建立合资合作,这些合作预示着,中国卡车向高端化发展的趋势不可阻挡。基于这种判断,该人士发出疑问:塔塔大宇和恒天的合作尽管有别于此前一些重卡新军的“东拼西凑”,但塔塔大宇在国际上毕竟是二流的卡车企业,它在中国市场是否有竞争力?再者,如果“阿猫阿狗”都能轻易进来,卡车领域是否也将出现“家家点火、户户冒烟”?

  5月28日,记者查看工信部《汽车产品准入目录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发现,我国的重型卡车生产厂家约有30家。其中,不在工信部目录的重卡生产厂家目前不少于10家。不仅如此,相比乘用车新设合资项目的审批难度,重卡合资未见明确门槛。

  资料显示,2011年《商用车准入规则》新政实施,对新建商用车企业的投资、产能、产品设计开发能力和生产一致性保证能力等曾提出具体要求。当时,业界专家一致认为,这是国家对商用车投资“冒进”进行的一次调控。但实际实施以来并没有遏阻住千军万马上商用车的势头。

  杨再舜表示:“地方政府希望汽车产业能够拉动当地经济发展,一些企业希望借此圈钱圈地。两者的心思都放在了钱的身上,自然一拍即合。”

  • 责任编辑:暗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