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资讯 > 行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出让50%股权 中大客车“割肉求生”?

”5月27日,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副秘书长畲振清告诉本报记者,“不管是传统业务还是新能源业务,中大都没有优势。“国家认可的拥有新能源客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很多,也就是说,只要上了国家的‘新能源车推广目录’、有客车生产资质,具备这两个条件的新能源客车都可以量产。

  5月22日,2013北京国际道路运输、城市公交车辆展览会和北京市科博会上,中大集团主席、第一股东徐中大宣布:为使中大BE纯电动客车尽快产业化,抢占全球纯电动客车市场先机,中大汽车诚邀国内外有强烈意愿、足够实力的投资者进行零资产整体重组或分块整合,未上市的中大汽车以30亿元人民币出让50%以上股权或参股。

  然而,这个被称作“变革产业新模式”的举动却引起业内人士质疑:中大汽车为何选择出让半数股权?难道真像外界传言的那样,中大的资金链出了问题?还是股东想抛售股权甩手不干?亦或其中另有原因?

  割肉求生?

  资料显示,中大集团组建于1994年,是以汽车制造、汽车设备等为核心产业的大型民营股份制企业集团。本世纪初,在兼并盐城中威客车有限公司后,中大开始涉足客车制造业,并在重组中大燕京汽车、上海光辉客车后不断壮大。

  “诚邀国内外有强烈意愿、足够实力的投资者进行零资产整体重组或分块整合,未上市的中大汽车以30亿元人民币出让50%以上股权或参股。”徐中大这番言论,看上去也符合目前大部分汽车企业发展的规律——在国家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背景下,为了进一步扩大自身新能源业务而进行融资。但恰恰是这样看似正常的行为,却被业内人士认为并不那么简单。

  “我并没有听说中大出售股权的事,但它在客车企业里属于末流这是事实。”5月27日,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副秘书长畲振清告诉本报记者,“不管是传统业务还是新能源业务,中大都没有优势。”

  与畲振清持相同观点的人不在少数。“我同意畲秘书长的观点,中大并不是一个主流的客车企业,近些年它的市场表现并不好。当我听到中大汽车要以30亿出让50%股权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条真新闻吗?而且,我之前也并没有听说中大在新能源方面有所突破的消息。”5月28日,某专业商用车杂志编辑向本报记者表示。

  同日,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分析师就此事直言不讳地向本报记者表示:“中大出让股份,听上去是要发展新能源车,但实际上可能是缺钱。”

  中大缺钱?

  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客车企业销量总排名前二十名的表单里,中大并没有位列其中。唯一可以对照的是,排名第二十位的桂林客车全年销量为2112辆,市场占有率为1.2%。也就是说,中大在国内客车市场的份额甚至达不到1%。

  除了销量,在一直引以为傲的资本运作方面,中大似乎也遇到了麻烦。按照中大董事长徐连宽的说法,“上市给中大后来的发展奠定了融资后援。可以说若没有上市,就没有中大今日的格局”。言下之意,融资渠道的拓宽为中大后期发展提供了坚实后盾。

  “事实上,中大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中大国际已经停牌接近两年,当时的说明只是提到自2011年9月5日起中大国际暂停买卖,但没想到一停之后就再也没有复牌——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中大国际发布的公司业绩就已经言明公司亏损在进一步扩大:2011年上半年,中大国际营业额2.11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6.4%,亏损2691.8万元,归因客车制造业务重组。”

  5月28日,一位证券分析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就在中大国际停牌的前后一段日子,该公司董事会内讧,相继曝出大股东业务与上市公司可能有利益冲突、大股东擅自挪用公司1.5亿资金等等负面消息,导致公司主席徐连国(后改名徐中大,编者注)直接被停职。同时有消息传出,中大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而从去年开始,又相继传出徐中大要转让其持有的中大国际股份以及中大国际涉多宗诉讼的消息。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大国际要复牌。”

  不仅如此,令外界对于中大亏损产生质疑的,除了中大在公司结构、产品与资本市场上遇到的麻烦,还有着更多的推测。“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中大搞了不少项目,说的时候阵仗不小,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了。”畲振清告诉本报记者。

  5月28日,某商用车网站的资深编辑向本报记者表示:“中大近几年在海外市场异常地活跃。打开搜索工具,对于中大近些年在土耳其、印度、美国还有非洲的一些国家建厂的消息都有报道——但这些消息最后往往都无疾而终。拖住这些项目前进步伐的原因是不是也与钱有关?”

  唯一的量产批文?

  如果缺钱,融资就成了解决问题的最好手段。

  “我把传统业务并入到了新能源板块中,因为要做新能源客车必须要有传统客车的基础,不然做不起来。我有三个厂,简单的说,现在我拿出来的是汽车板块。”5月27日晚,徐中大告诉本报记者,“我为新能源已经投入了11个多亿,花了13年,现在做成功了。现在做融资就是为了发展新能源,目前有国家量产批文的就我们一家,没有第二家!现在国家新能源公交车需求这么大,我们不能就这样停下。”

  唯一一家获批量产的纯电动客车企业?就此问题,本报记者咨询了多位资深媒体人士与业内专家,但他们都表示此前并未听说过这个说法。随后,有媒体人士指出:徐中大所说的量产批文,应该是2012年7月,中大新能源获得国家工信部报备批准的纯电动客车5000台技改立项,其中纯电动客车3000辆,传统客车2000辆。但此项目并没有涉及到徐中大口中的“唯一”。

  “国家认可的拥有新能源客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很多,也就是说,只要上了国家的‘新能源车推广目录’、有客车生产资质,具备这两个条件的新能源客车都可以量产。5月28日晚,国家863节能与新能源汽车重大项目监理咨询专家组组长王秉刚告诉本报记者,“中大这个企业我知道,但据我所知,它在新能源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王秉刚所说的“目录”,就是工信部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应用工程推荐车型目录》。记者在查阅后发现,中大纯电动客车有3个产品,分别出现在第18批与第31批中,但该目录有40批近700个产品,中大并不是唯一。

  政企矛盾?

  5月27日晚,本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在向徐中大求证的时候,徐中大的话令人惊讶:“什么资金链断裂、中大破产?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这就是盐城市政府要吃掉我的汽车业务所散播的谣言——大家都说在中国干新能源汽车是要冒风险的,这就是风险!”

  当本报记者追问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时,徐中大却说:“这个你不要管,你们管不了。关于这次融资,就是你们哪一家来,我就卖给谁。很土的一句话:我卖完了!我把新能源做成功了,我不玩儿了,让别人去玩,我做股东还不行吗?”记者紧接着问,这是否意味着中大不想再与盐城市政府有任何瓜葛?徐则转而表示,“也不能这样说,要学会三分法——如果谁要是相信谣言、相信报道那就让他去相信,你看不明白的东西多了,我这可是真金白银搞的。”

  关于股比的问题,在采访中徐中大也没有正面回答记者,而据一位中大汽车员工的说法:“现在这个状态,保留控股、保留话语权有啥用?”

  徐中大到底与盐城市政府有什么样的恩怨无从考证,但在今年4月6日,徐中大在博客中写道:“批文下达至今又过去263天。当地政府仍未有动作,纪要也几乎未有落实。一个国家级新能源汽车项目连个推进工作组都没成立。这就是江苏的民企待遇。”

  然而,此前盐城市政府的专题会议纪要中写道:“由于香港中大国际的停牌,引发多家银行压缩贷款额度,造成了资金链断裂。这是中大集团在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中大的产品、项目具有良好的市场前景,中大的品牌在社会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市政府将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大集团化解这次危机。”这一纪要显示,盐城政府似乎并未有“吃掉”中大的想法,反而要继续支持它。

  截稿前,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很多客车汽车以搞新能源的名义,在地方圈了不少地,但由于技术与市场等因素,不少项目没有达到当地政府的预期。时间久了,双方酝酿出矛盾与摩擦并不意外。”

  • 责任编辑:暗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