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资讯 > 行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广汽人事大"换防" 关乎未来的一场改革

广汽人事大调整的消息,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在5月末引爆了整个汽车界。

  广汽人事大调整的消息,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在5月末引爆了整个汽车界。广汽本田、广汽丰田、广汽菲亚特、广汽三菱……集团旗下诸多合资企业将实现中方一把手换防。从消息人士所爆内容来看,此次调整,所涉及人员的变动,要么是平级之间,要么是职务升迁,范围从子公司覆盖到集团。

  广汽集团内部人士告知记者,集团肯定是有这样的调整动作,但目前网上的一些消息,仅能看做传言,部分并不属实,至于不属实的部分则表示“不方便透露”,因为最终的人事调整方案,董事会尚未确定,相关细节还在调整之中,但很快,结果将会出来,并将于下周一(6月3日)公之于众。在没有确定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从知情人士处获得的消息是,变动最大的广汽三菱执行副总经理付守杰,此次离开汽车圈后,究竟去往哪家国有企业担任一把手,尚未确定,但肯定是上升态势,最终的职务级别,将与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洪处于同一层面。而广汽菲亚特执行副总经理蒋平,也并非去往集团研究院。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对于堪称“稳健”的广汽集团而言,此次调整,实属发展历史上的大动作,也是到特定时间阶段必行之事。

  “大广汽”考量

  一个现实情况是,根据广汽集团的十二五规划,2015年广汽集团汽车产能达到300万辆,销售收入达到4000亿元。而2010年公司的销量仅为72.42万辆,随后的2011-2012年,以本田与丰田为代表的日系车出现疲软态势,而菲亚特、三菱以及广汽自主品牌传祺都还处于市场培育阶段。

  这意味着由日系车贡献绝大部分销量与利润的广汽集团,在剩下的两年多时间内,不仅产销量要大幅增长,而且,要迅速改变日系车独大的局面,年轻品牌在集团中的能量需进一步放大。与此同时,本田与丰田的盈利模式,需要进一步革命。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由郁俊接任姚一鸣出任广汽本田执行副总经理,李晖接任冯兴亚出任广汽丰田执行副总经理,二人,均是在销售业务有着丰富经验,且分别是广本与广丰的老员工,对企业有很深了解。如今,升任合资公司一把手,势必在销售业绩上被寄予众望,不仅能够将营销经验发挥到极致,同时能够在更高层面紧跟市场变化,集全公司之力,改变日系车疲软的局面。

  不过,广汽集团内部人士对此并不认同。强调说,虽然承认此番变动很大,但也并非完全从销量成绩来考虑。“这是集团综合层面的战略考量,销量提升只是部分因素。广汽已经走出了广东,集团结构已经呈现全新的局面。而且,某些人员在一个岗位干了很多年,人员流动也很正常。”

  此语暗示了一个重要信息,如此大规模的人事调整,是“大广汽”战略推进的必行之事。当广汽从华南走向华东、华北,从最初的整车制造,到涵盖研发、乘用车和商用车制造、零部件、商贸服务等完整产业链的大型汽车集团后,与之匹配的组织架构体系也必须搭建。

  打个贴切的比喻,当庞大的骨架搭建之后,如何让一个巨人能够行动得更加灵活,则需要丰满的血肉注入其中,使得各个关节具有与之匹配的功能。

  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告诉记者,广汽菲亚特,此次应属变动较大的合资公司。原广汽研究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王秋景接替蒋平任广汽菲亚特执行副总,广汽乘用车副总徐育林接替闫建明,出任销售公司副总,这意味着菲亚特之于广汽的“战略合作伙伴”地位加强。

  众所周知,广汽自主品牌传祺,平台基础与发动机技术,均建立在对菲亚特阿尔法?罗密欧166的引进、消化、创新之上。王秋景在业内属资深技术专家,曾与国际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FISITA)主席、一汽技术中心李骏同台演讲过。技术性人才接棒广汽菲亚特,意味着可能扩大中意双方的技术合作。而徐育林来自广汽乘用车公司,此次从自主品牌层转向合资品牌的销售层面,将能在二者之间寻找衔接点,打造“技术广汽”的特征,同时相关经验能够反哺自主。

  于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而言,这是广汽集团打造“下个黄金10年”的重要排兵布阵。

  国企改革之风

  在这场正常的人事调整中,付守杰与冯兴亚颇具热点。后者,在业内素有“救火队长”之称,曾在广汽本田创造了辉煌业绩,也在广汽三菱的重组整合项目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战略作用;后者,从郑州日产转战广汽丰田,不仅在销售层面有丰富经验,在全方位的管理协调方面,也有不俗表现。

  为何付守杰会离开汽车圈,进入广州另一大国企控股公司任职?为何冯兴亚会从子公司升职,出任执行副总?

  关于这两个疑问,记者在采访多位广汽集团内部人士后,统一结论为国企改革趋势的重要体现。

  据知情人士透露,早在此前,已有多家央企在考核付守杰,这源于两个方面——其一,付守杰在广汽的9年职业生涯,无论在哪一公司,都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其二,2011年中组部全球招聘东风汽车总经理的大考中,付守杰以非东风人士的身份参考,进入“前三名”,当时在中央组织中就已经展露头角。其三,付守杰在进入广汽集团之前,曾任沈阳政府官员,政府经验与企业经验,是其不可复制的优势。

  “这是一次中央组织的行为,而并非集团行为。”该知情人士如此说。而在曾经对付守杰的采访过程中,他也多次表达出对广汽集团所能提供的大平台的感谢。若没有广汽开放的文化,其不能实现由一个政府官员向职业经理人的转换。从这个意义讲,广汽作为国有企业,承担了向国家培养干部、输送人才的重大使命。

  冯兴亚,1966年生人。严格来讲,其是一位“准70后”。44岁即进入国企集团总部管理层,这在论资排辈的国企中,并不多见,尤其是针对职业经理人。

  国资委在多次的文件指示中,已经明确表示,为了防止了干部队伍的断层,一定要加大对年轻干部的培养与储备,实现新老干部队伍的顺利交替。

  所以,广汽集团人事大调整,已经不仅仅是关乎企业未来发展的行为,更是中国建立现代化企业制度的一次重大尝试。如此行事,必须具备开放包容的企业文化。而张房有所领导的广汽集团,恰好符合这一特征。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