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资讯 > 用车 > 用品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打车软件或抱团与官方电召合作

近期深圳、上海等城市相继对打车软件进行限制或禁用,使这一来自民间的打车难问题解决方案的前景增添一层未知。嘀嘀打车软件创始人程维也表示认同,他认为,打车软件的快速发展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规范这样的一个新的行业是必须的。

打车软件部分城市被叫停或抱团与官方电召合作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丽梅 嘀嘀打车软件创始人程维

  近期深圳、上海等城市相继对打车软件进行限制或禁用,使这一来自民间的打车难问题解决方案的前景增添一层未知。5月29日,嘀嘀打车软件创始人,小桔科技CEO程维和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就此话题在做客中新网视频访谈时认为,这说明打车软件行业需要更大力度的规范和监管,而未来也不排除打车软件企业抱团与官方电召服务合作的可能。

  专家:限制政策为规范打车软件 程维:有助于行业发展

  一段时间以来,为了解决打车难问题,从官方到民间都各显神通。由于实用性强且使用方便,打车软件很快被许多消费者接受,装机量节节攀升。与此同时,打车软件中的“加价叫车”功能是否会导致司机挑乘客,以及是否会引来黑车等问题也引发了外界不少质疑,更引起主管部门发难。多地出台政策禁止出租车司机禁止使用打车软件。

  对此,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丽梅认为,这是一个促进、完善的过程,并不是全面扼杀打车软件,而是为了更规范行业。嘀嘀打车软件创始人程维也表示认同,他认为,打车软件的快速发展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规范这样的一个新的行业是必须的。

  王丽梅认为,各地的限制政策,其实对打车软件是一个促进完善的过程。她认为,任何企业在为这个行业提供服务时,也必须付出成本来了解这个行业,也将会促进产品的开发和成长,各方都会降低成本,所以目前的限制政策是一个必备的过程,因为从道路运输行业而言,尤其是出租汽车社会关注度很高,各类技术运用推广得很快,淘汰得也快,最终哪种形式能站住脚,哪种服务最符合大家的愿望和口味还有待观察。

  程维则表示,目前各地并不是在阻止打车软件,而是打车软件的快速发展已经引起了主管部门的注意和重视,正在规范这样的一个新的行业。他认为,打车软件需要接受舆论监督,因为它与老百姓密切相关,因此也需要接受主管部门行政的监管,打车软件发展到这个阶段,也应该开始要面对和协商,开始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这本身就有一些既有的推动。

  程维:加价叫车是为信息更高效匹配 专家:要符合市场规律

  对于争议最大,也是遭遇部分城市叫停主要原因之一的“加价”问题,程维表示,加价不是主要的目的,它可以让信息更加地高效匹配。比如在高峰期打车,如果五分钟之内有200人打车,但是我们只有100辆车,这个时候调度不起作用的时候,我们选择了用价格杠杆。如果你不着急,招不到晚就一点再走,或者坐地铁去。如果比较着急的用户,我们碰到过孕妇,或者去机场,甚至有的用户说我孩子被鱼刺卡住了,哪个司机愿意拉,我愿意多出20块钱,原来没有这样的调配,加价可能把谁更需要这个服务区别开来。

  程维同时也表态:“在声明里我们也表明了我们的态度,手机 APP解决了订单匹配的问题,加价并不是必须的,如果有明确的规范,说加价造成混乱,或者加价不好,我们会马上把这个功能停止掉。”

  王丽梅则认为,就市场而言,加价这个问题比较敏感,比如像本次北京的出租车价格调整,对于电召方面给予了一些倾斜,我认为是鼓励的方案,应采取各种各样的技术和服务的手段来鼓励预约服务,尽量的减少路边叫车这样的服务形式,在未来的发展来看,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另外对于减少出租汽车的外部副效应是非常有帮助的。

  她认为,加价叫车一定要有规则,而且这个规则应向市民透明。在销售的过程中,每一个企业肯定都会有规范,打车软件在有些城市提出要求和限制,一定是从这个角度考虑的,整个市场运营的规则可能会因为打车软件而发生变化。出租汽车服务,那边有公司、驾驶员,也有消费者,实际上这项服务是有四方面参与的,显然软件只涉及到了两方,从经济学角度来讲,所有事件的参与者如果都达成一致,那么这项交易是合法合规,并且得到普遍赞誉的,如果不是,将会被抵制,这是市场经济规律。

  王丽梅说:“乘客愿意付加价这个钱,司机当然也乐意收,但是好像还不行,并不是这样的一个市场化,它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可以走通的事,它不能在监管之外。”

  程维:预约叫车服务慢慢会被接受 专家:要适应行业特点

  对于未来手机叫车软件的发展方向这一问题,程维认为,预约叫车服务会慢慢被大众接受,这是一个发展趋势。

  程维认为,谁来提供预约叫车这个服务,一方面需要市场上大家的认可,一方面要深入行业,了解规则。作为市场方的企业,代表新技术的企业和一些传统的电召中心,或者一些服务机构是有互补点的。

  他表示,打车软件一方面需要有互联网的产品、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的运营,这些是在线上的,一方面也需要线下很多资源,比如如何防黑车,线下行业的规范和引导,这两样东西其实是掌握在传统行业里的,是有合作空间的。

  王丽梅则认为,出租车服务是由政府和市场共同主导,不是完全的社会福利,也不是完全市场化竞争领域,是政府监管下提供市场服务的一种服务方式。在这个领域中,所提供的各类服务,都会有两种属性,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一种服务形式或一种产品的进入都要主动适应这个市场。王丽梅认为,主管部门对打车软件的监管是对软件企业有促进作用的,不要想通过一个软件把行业整体的运转调整,而是要适应,要用这项技术引领一个先进的服务模式诞生。

  程维:打车软件可抱团与电召服务合作 专家:百姓感受最重要

  对于如何摆正打车软件和传统电召服务之间的关系,未来怎样和谐共存这一问题,程维认为,打车软件和传统电召服务之间应该是互补关系,未来或抱团与之进行合作。

  程维表示,和传统的呼叫中心相比,现在智能手机本身有卫星定位功能,移动互联网一个服务器可以同时承接同一秒钟内近百万人次的请求。正是因为技术的创新和进步,使原本存在问题的解决方案有了升级,开始有了机会,这并不是说打车软件做得特别好发展快,是因为这个问题和现在新的技术已经发展到刀口上了,就会解决这个问题,会带来快速的发展。

  程维表示,手机APP跟传统的电话呼叫中心没什么区别,都是为了解决城市约车这样的一个问题提高更好的服务,如果车更多的是被调度,而不是在路上空驶,应该代表了更成熟发达的出租车的发展。手机APP只是用现代互联网的技术,解决了几十年前我们就面对城市里面出租车调配和预约的问题。

  他认为,打车软件与各地的电召中心及政府主导下的统一电召平台合作,将更有效的利用出租车运行,并制定一些规范,这对打车软件行业将有比较好的引导和规范的。程维认为,现在打车已经不是割裂的服务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有非常多的协会,出租车公司、行业的协会,这个是有必要的。今天打车软件的力量还是分散的,每个企业都在发展,内部还在竞争,未来能否融合在一起,把企业融入进去,共同对行业进行规范,有一个统一的行业标准。

  王丽梅则认为,主管部门应该考虑百姓的感受,百姓觉得好,有关部门就应该认真的重视研究,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就是依法,依规,如果不进行依法的,进行一些提升还是有必要的,还是应该关注百姓的感受。 

  • 责任编辑:嘉缘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