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生活 > 交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手机打车软件进入电召平台不得进行加价

4月21日,天津,打车软件“愿意多付给司机”界面截屏图。李晓松:服务差、运营事故繁多,政府就要削减企业的经营指标,直到该企业没有车辆可以经营,自然就退出行业。2.6元的增长幅度大,对行业吸引力更大,而且为以后物价上涨、油价上涨等问题留有上浮空间,作为企业还是觉得2.6元的好。

  昨天,本报刊发文章,就出租行业管理模式的改革方向进行了讨论。北京市交通委新闻发言人李晓松就个体制能否替代公司制,出租车数量管控能否放开等问题给予回应。涨价方案已经公布,但涨价到底能否缓解打车难题?出租车的数量会否完全放开?本报就此专访了李晓松。

  1>>关于提价

  不能完全解决打车难

  京华时报:您觉得涨价能否解决打车难的问题呢?

  李晓松:涨价不能完全解决打车难。之所以会进行出租车调价主要有两方面考虑,从出租车的定位来讲,它应该是针对特殊群体,即普通人的应急需求,以及一些高端用户的需求,出租车不应是上班族上下班的工具。涨价就是为了让部分不急需的乘客疏解出去。

  京华时报:从供需关系来看,部分需求量可能减掉是吗?

  李晓松:对,调价是引导民众在急需时去打车。另外,自2006年,北京的出租车价格一直未上涨,而上海、深圳等大城市已经多次调整。7年以来,油价持续上涨,企业的成本不断增加。自2006年以来,企业每月需要向司机提供油补520元,6.6万辆车7年核算下来便是30亿元。同时,政府每月还要再给司机提供905元的油补,这个数字算起来更加庞大。

  电召费分配照顾司机

  京华时报:电召费从之前的3元增长至5元或8元,这些钱将如何分配呢?

  李晓松:原则是收益主要向驾驶员倾斜。

  京华时报:有人认为,电召费用提高后,可能更多乘客会选择招手即停的服务方式,您怎么看?

  李晓松:对于司机来说,接到电召单后,就不能再随机地在马路上接乘客,他要专门为打电话的乘客服务,所以存在一定空驶时间,收取电召费也是这个原因。提高电召费用,是为了增加司机应召的积极性。政府已经向司机提出每日必须应召两个电召单的要求,而且4小时以上预约要达到99%成功率。

  2>>关于电召

  将引入手机打车软件

  京华时报:对于现在的手机打车软件加价的做法,您怎么看?

  李晓松:加价的实质是谁出高价谁享用车。对于那些有急需的一般乘客来说是不公平的,比如,有位老人急需去医院,但又不想加价,他的车就可能被别人抢走。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政府制定一定规则,保证乘客享用服务的公平性。

  京华时报:政府打算利用打车软件资源吗?

  李晓松:6月1日,政府推出的96106统一叫车电话将启用,它整合了五家出租车调度平台,基本覆盖了全市6.6万辆车。之前,五家出租车调度平台中已经有引入手机打车软件的情况。

  为了充分挖掘资源,调度中心采用招投标的方式,允许这些手机软件进入电召平台。但政府要制定统一的规则标准,包括技术、服务标准、投诉处理等多个方面,而且一定要求其不能给顾客加价。

  调度中心未来将升级

  京华时报:未来要建立怎样的调度中心?

  李晓松:系统会以最快的速度,给司机和乘客进行最短距离、最小成本的匹配。那时,6.6万辆车会以最大限度满负荷运行,它的运力可能相当于十几万辆车的运力。另外,那时的出租车调度中心可以随时查看出租车的运营轨迹和服务记录,拒载、绕行等服务问题也会大大减少,司机的疲劳程度也会降低。当然,这个调度中心需建立在发达的电召平台基础上,所以政府要鼓励电召服务。

  3>>关于体制

  若服务差减经营指标

  京华时报:怎样的出租行业业态才算比较健康的?

  李晓松:定位上,满足一般人的特殊需求以及特殊人群的一般需求;其次,规模上,60%以上为公共出行,30%为私家车,出租车控制在6%左右。在整个出租车行业中,政府严格进行监管、企业优质经营,司机诚信服务。

  京华时报:政府如何监管?

  李晓松:服务差、运营事故繁多,政府就要削减企业的经营指标,直到该企业没有车辆可以经营,自然就退出行业。

  价格管制不轻易放开

  京华时报:将来出租车行业能完全在自由市场经济下运行吗?

  李晓松:出租行业并不适用于纯粹的市场竞争,出租车的数量不能完全放开。在纯粹的市场竞争中,价格是竞争的动力。从目前来看,如果政府放开价格,在出租车数量稀缺情况下,行业的价格肯定暴涨。而且放开市场后,又可能会形成价低质劣的行业服务。在行业重新洗牌的过程中,消费者会成为最直接的受害者,因为,它可能导致租价高到民众打不起车,或者因为价格太低带来服务质量差,这些都对消费者不利。

  □相关新闻

  20名的哥被拉入黑名单

  据市执法总队介绍,1至4月,市交通执法总队共受理出租汽车行业信访投诉5990件,其中拒载类3844件,占总投诉量的64%。另外,不规范服务类1351件,绕路多收费类283件。4个月中,有20名严重违章驾驶员被列入出租汽车行业严重违章信息库,违章信息保留5年。其中14名驾驶员因私改计价器;3名驾驶员因与乘客议价;2名驾驶员因票据弄虚作假;1名驾驶员因挪用车辆牌证。

  另外,在每月投诉率较高的上榜排名企业中,北京江山出租汽车公司、北京骆驼出租汽车公司、北京通顺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北京乌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四家企业连续2期出现在出租汽车企业投诉率排名中,市交通执法总队已依照相关法规对上述企业进行了处罚,并责令其进行整改。

  □价格听证之反应

  昨天的听证会上,大多数听证代表支持听证方案一,即出租车起步价由现行的10元人民币调至13元,每公里计程价格由2元提高到2.3元。方案二建议每公里计程价格由现行2元提高到2.6元。

  陈女士:“应该说是意料中的吧,因为每公里2.6元涨得太勐了,如果非要大家接受涨价的现实,2.3元的方案更温和点。在无法确定涨价是否能让我打车更便利的情况下,我还是愿意少掏些钱。”

  张先生:“涨价如果不能彻底解决打车难的问题,那还是不要涨。如果觉得司机收入太少了,可以选择降低份儿钱。涨价以后,我肯定避免在上下班时间打车了,以前10公里打车一般不会超过35元,以后万一堵上20分钟,我可能得掏50块钱。”

  【乘客】

  首汽出租公司李先生:“不太满意,虽说是起步价涨3块,但是燃油费减了2元,实质上基础价只涨了1块,租价调3毛的确有些少,每天载客人跑100多公里收入能多30块钱。不过早晚高峰等候费涨的幅度还可以,因为交通拥堵对我们的收入影响很大。”

  北创出租公司殷先生:“2.3元应该比较合适,如果涨幅太高可能一些乘客就不再选择打车了,乘客量变少,总体的收入也不会增长太多。提高早晚高峰时段的等候费还是很有必要的。”

  【的士司机】

  【出租企业】

  某出租公司经理:按照政府要求,此次涨价的受益全部归司机,所以对企业的影响不大。但是涨价后,的确可以增加出租行业的吸引力,在劳动供给方面有所增加。的确,7年没动租价对于司机来说工资涨幅太慢了,涨2.3元后,司机的平均收入大约6000元,基本符合他的劳动力价值吧。

  2.6元的增长幅度大,对行业吸引力更大,而且为以后物价上涨、油价上涨等问题留有上浮空间,作为企业还是觉得2.6元的好。

  

  • 责任编辑:嘉缘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