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生活 > 交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利润仅占3% 化解打车难问题须降低公司成本

要求解打车难问题,化解涨价的烦忧,恐怕还不能简单地在消费者和司机之间实现财富转移,还必须有公司这一方的降低成本。

  要求解打车难问题,化解涨价的烦忧,恐怕还不能简单地在消费者和司机之间实现财富转移,还必须有公司这一方的降低成本。

  每公里调到2.3元还是调到2.6元,这看似简单的选择题在此次出租车调价听证会上却显得并不那么简单。“我同意方案一”“我同意方案二”“我希望方案一融合方案二”,各方代表都有详实的数据、事实和经历佐证。从代表们的表达中,我们感受到观念思路的激荡交锋,这也许是许多人始料未及的。

  在消费者一方看来,尽管看到涨价乃势所必然,但并不认同涨价就能解决打车难问题,他们有的对此次方案忽略出租车公司责任感到遗憾,有的对涨价收益能否到司机手里表示担忧。有消费者就说,他“调查现在已有个别出租公司调高了定点定期保养的费用,请主管部门抽查纠正”。

  司机一方也有其苦衷。“你们是每天八小时,每年250天的工作日,我们是每天12小时,每年365天的工作日,人车都不能生病,一坐就是12小时,姿势还不能变。”“我们80%以上的人都有职业病,像男司机的前列腺炎、女司机的妇科病。”

  其实双方都不容易。消费者和司机挣的都是血汗钱,涨价意味着把钱从消费者的口袋挪到司机的口袋,同时还得提防被出租车公司一方变相拿走。但生活中的无奈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消费者希望付出的代价少一点,司机希望辛苦的回馈多一点,二者最终要求得一个对标准的共识。

  此外,还必须提前考虑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在实际打车过程中,消费者会对价格做出反应。这种反应是很难通过各方代表来判断的,也是很难通过先行调查来准确获知的。只有一个大势的估计,就是价格高了,打车的人会少些,打长途的变短途等等。其结果就是直接影响到司机收入的增加。这个场外消费者的实际选择,不能不影响到场内的方案选择。

  所以,要求解打车难问题,化解涨价的烦忧,恐怕还不能简单地在消费者和司机之间实现财富转移,还必须有公司这一方的降低成本。只有三方共同作用,各方利益才会达到一个均衡。尽管此次调价不涉及出租车公司一方,但其成本显然也是公众瞩目的焦点所在。

  从出租车公司公布的数据看,在月均载客里程收入的16300元中,企业成本费用就达5280元,企业利润537元,仅占约3%。对这些数据,人们会有一个常识性的判断:如果企业只有3%的利润,要么生存艰难,要么就要改行了。因为做到这份儿上,不但对不起消费者,也有点对不起市场经济。

  因此,不管什么原因导致成本高企,请还是按现代企业的经营理念把成本大幅降下来吧。现代企业创新日新月异,怎能任你躺在如此低利润的经营模式上睡大觉呢?企业的高成本都是以消费者买单为代价的,在市场经济时代,消费者终究会对高成本经营者说不。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