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生活 > 交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谁抢了高速公路假日免费的“福利”

5月8日,交通部网站上公布了“《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国家实施免费政策给经营管理者合法收益造成影响的,可通过适当延长收费年限等方式予以补偿”,这也使此前经营高速公路的公司在受到免费通行的“损失”后又收获了更大的“红包”。

  (作者为北美华人汽车工程师协会常务理事)

  看到媒体报道,即将到来的端午节假期安排出炉,在端午节期间高速公路不免费通行。对此,很多人愕然,“谁抢了‘假日高速免费’的福利”?5月8日,交通部网站上公布了“《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国家实施免费政策给经营管理者合法收益造成影响的,可通过适当延长收费年限等方式予以补偿”,这也使此前经营高速公路的公司在受到免费通行的“损失”后又收获了更大的“红包”。

  关于公路是收费还是免费,笔者一贯的观点是“高速公路‘免费’”是主流方向,当然需要清楚的一点是,笔者所谈到的“免费”并不是意味着整个造价昂贵的高速公路不需要资金,而是不应该采用收取比成本造价更高的资金。从根本上分析,高速公路是否可以免费?笔者认为从最初到未来,高速公路从来没有免费。公路是一种基础设施建设,这种基础设施在操作的过程中,可能没有和民众的最直接的金钱相联系,但是作为政府部门,所使用的每一分钱都意味着是纳税人的税款或者国有、集体所有事业单位的利润,这点都是公共的钱财,使用到建设公共的基础设施,本身来讲民众已经支付了相关的费用。

  所以,当下媒体眼中,包括笔者在内所谈到的免费,主要根据有两点:第一点,就是这些公共设施建设费用,在当下的民众承受的税率下,不应该作为二次征收,分摊到民众的头上。第二点,当下所谓的收费公路,无形中增加了汽车消费者的使用成本,这是相对不合理的地方。

  广大民众并不是想要所谓的免费,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就是不想要过多的收费,这点在中国连续多届亲民政府领导班子中都给予明确的肯定。

  特别是习总近期提倡的行政成本最低化,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取到了一定的效果,公务豪华车被禁止、三公接待次数和数额被降低,这些都是个非常好的苗头,对于高速公路收费这件事,笔者认为考证整个政策怎么样还要观察该政策的出发点是否满足了成本最低化、是否满足习总提出来的行政成本最低化?政府层面的收费公路权益转让以及时间表的设定是否透明?公共财政支持的公路建设的操作过程是否公开透明?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政策引起的延期行为谁负责计算?

  公共财政公路、权益转让如何透体现透明和成本最低化

  事实上,笔者认为,民众质疑这项收费是否合理的基本标准不是说要不要出这项费用,而是当下的这种情况是否多付了钱财。在开始之初笔者也提到了,高速公路的建设非常昂贵,在若干年前,曾经有朋友高速笔者,建设高速公路的费用可以用百元钞票平铺来进行推算。总而言之,这些钱,自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免费午餐,而是这顿餐食是否过于昂贵。

  这个层次来讲,让民众心服口服,不是简单地这个公路是否“免费”,而是整个公路的建设费用是否合理。如果浪费了大量的公共财政资金来进行建设,即使不征收相应的过路费用,民众也不会满意。

  当然,如果不是用相应的公共财政资金,进行相应的过路费用征收,民众想要知道的是,这个资金漏洞填补的时间节点是什么?这是个必须透明才能解决的事情。换句话来讲,如果每个收费站,在收费站旁边有一个明细的财政报表,谈当下建设多长、多宽的公路,这段公路花费了多少钱,当时参与招标的所有投标方分别的报价是多少?选标的标准是什么?一共收费了多久,收了多少钱?多少拥有还贷?还需要多久才能完成。

  这样一个清晰明确的报表,估计没有民众去反对收费。当时,目前最为纠结的情况便是,没有这样一个透明的方式,给予民众和众多媒体臆想的结果就是,收费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着民众的钱财,并且这个钱财我们不知道去向、不知道未来的走向,这点对于民众来讲是非常难以接受。

  节假日的“优惠政策”被“延长收费”补偿需要合理的计算依据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征求意见稿)》 内容中提到的“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国家确定的中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30年。国家实施免费政策给经营管理者合法收益造成影响的,可通过适当延长收费年限等方式予以补偿。”

  这是当下媒体最为争议的地方,高速公路免费让政府体现出来亲民的一面,但是在亲民之后的政策恰恰否决了此前的最初用意。就好像,为了哄孩子,大人给予孩子一块糖,但是等孩子吃了糖之后,大人马上告诉孩子,你需要明天给我把糖钱给我。

  这个不合理之处,更多地体现的不是该不该收费的问题,而是法制下的国家法定假日优惠政策下的,交通部分的反应不是一个拍脑袋的延长政策,而是一个更加合理和让人信服的计算依据。

  笔者此前也提到了,部分地方部门为了能招商引资来建设本地的基础设施,将部分公路的收费权益进行转让,这里面必定有一定的算法在里面,也就是这部分资金收益率是多少,是否从整体上让民众的行政事务成本最低化,如果不能,这可能不是最好的行政政策。

  如果我们在短短几天的法定假期内进行免费,从而用很长的时间进行收费,这点就不是惠民而是坑爹政策了,这点在进行相应的政策的设计和执行时必须严加考虑。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