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生活 > 交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北京1/4受访的哥日睡眠不足6小时 影响服务

媒体抽样调查110名出租车司机,其中,近8成司机称,工作压力大到难以承受,24.5%的司机日均睡眠不足6小时。此外,收入低、社会地位不高、不被尊重……这些都导致司机对工作的热情下降,情绪化严重,服务质量自然难以保证。

北京1/4受访的哥日睡眠不足6小时 影响服务

5月18日凌晨,德胜门护城河边,司机老许在车内睡觉。因家远为省钱,大班司机只能睡在车内。新京报摄

北京1/4受访的哥日睡眠不足6小时 影响服务

  司机吐槽

  1/4受访的哥日均睡眠不足6小时

  出租车司机反映路堵、活累、钱少,近八成受访者称工作压力难以承受

  媒体抽样调查110名出租车司机,其中,近8成司机称,工作压力大到难以承受,24.5%的司机日均睡眠不足6小时。此外,收入低、社会地位不高、不被尊重……这些都导致司机对工作的热情下降,情绪化严重,服务质量自然难以保证。

  问题1 车辆不净

  “谁也不能一天洗几回车”

  老许的家在延庆,因为觉得来回路上耗的时间过多,他开始以车为床,每天在北京城跑车十六七个小时后,他会固定到德胜门桥下休息。

  说是休息,其实就是在车里凑合着睡会儿。在坐椅上不能躺太久,否则浑身酸疼。多年跑车,他和其他以车为床的的哥一样,养成了习惯,出车时,每晚只睡3个小时。

  司机崔成把手里的笔晃了又晃,在新京报调查问卷“每日睡眠时间”的问题下,勾中“6小时以下”这一选项,又在选项后一笔一画地写下“4小时”。

  调查中,仅有8%的受访司机称每日睡眠超过8小时,而24.5%的司机日均睡眠不足6小时。

  和老许一样,开了两年多出租的张洪建也是以车为床的一员。

  “的哥不是不想给乘客做好服务。”张洪建边说边擦车,“不过不是乘客吐到车上非清洗不可,份子钱在那摆着,谁也不可能一天洗好几回车,只能是上班时和下班时尽量清理仔细。”

  司机翟宇刚干这行时,有热情也爱惜车,“只要车脏了就开去洗车店,很多同行笑话我瞎讲究,后来和乘客磕磕绊绊多了,也没什么用心服务的心思了,改成了一周一洗,每月倒也省了百十元的开支。”

  问卷调查中,91%的司机称每天都会打扫车内卫生,但也有很多司机坦言,这种打扫只是简单清理下车内卫生,即使洗车,也多会选择夜晚的路边摊,“提着水桶用抹布大致擦洗下,不会很彻底但很便宜。”

  “不说一天车上要载几十拨乘客,就是司机自己,一天24小时闷在车里,能有多好闻的味儿?”老许苦笑着说,我现在顾不上味儿,我能安全把每个班的24小时开下来,就是最好的服务。

  问题2 态度冷漠

  “累着堵着,总会憋不住火”

  5月20日中午,朝阳区百子湾路,几百辆出租车停在小餐馆前吃饭。

  路边一长熘小餐馆,生意最好的是靠东边的一个快餐店,没有招牌,店门口只写着一句话:一份11元。

  张洪建说,的哥吃饭讲究两条原则,哪便宜去哪,“就是图省钱,能吃饱,干净什么的,很少考虑。谁让我们赚不着钱呢。”

  在新京报所做的此次调查中,几乎没有司机能平静地写完这份针对“出租车司机工作状况”的调查问卷,几个钩画下去,便开始抱怨。

  一年多前,司机翟宇曾“突发奇想”做过一个统计,连续10拨乘客,仅有一人在下车时说了声“谢谢”,“绝大多数人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我。”

  “乘客怪我们不尊重他们的同时,又有多少乘客尊重过我们。”

  “我不否认,我们有时候态度是不好,可每天开10多个小时的车,累着堵着,再遇上些不顺心的事,总会憋不住火气。”崔成回忆,他曾把一名乘客赶下车,并破口大骂。“那天在西站排了两个小时的队,等来的乘客一上车告诉我去西站南广场。”崔成说,平静下来后也感到后悔,“但当时觉得受到了戏耍。”

  “有时候的哥左右不是,热情点不行,不热情,又有乘客说你态度冰冷。”张洪建的一个邻居也是开出租的。一次他在一个拆迁区拉着一名乘客,他随口说,这块拆迁后村民的上楼安置地在哪?结果乘客破口大骂,“那么多废话,他妈的你好好开你车就行了。”

  这的哥现在拉活时,只说一句“你好,去哪”,其余闭口不言。

  “很多时候,服务态度这事是相互的,乘客拿的哥当发泄工具,的哥态度自然就差。”多名的哥称。

  根据调查结果,33.7%的司机认为所从事行业“社会地位不高,缺乏尊重”,导致对工作热情下降,情绪化严重。

  问题3 挑活拣活

  “证照满足,其他差不多就得”

  “最近这几年,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干这个了,太苦,又赚不着钱。”老许手指着路上的出租车,40岁以上的司机占了绝大多数。

  时近晌午,东二环广渠门桥东北角。

  老杨的出租车减速靠边,“去哪?”没等记者开门,他隔着车窗大声问。

  “鸟巢”,他小声重复了一遍记者所说的目的地,面露犹豫,“上来吧。”

  车子驶进二环主路,“我本来都不想拉你,几个哥们叫着去打牌,催好几遍了。”

  “跑了13年,早不想开了,可还有两年才退休,看在退休金的面子上,混着呗。”他接着说,经常一起打牌的都是开了至少10多年车的老司机,“差不多都在等退休。”

  车内的服务监督卡显示,老杨所在的出租车公司是家并不知名的小公司,“就200多辆车,小公司管理上也宽松些。”

  “最早也很严,慢慢就松了。”老杨回忆起13年前刚刚入行时的情景,“应聘时必须再考一遍驾驶技术。通过后是培训学习,全日制上一个月的课,礼仪、地理(北京交通路况)、政治、英语4门课,考试通过了才能正式上岗。”

  开了5年出租车的张阳(化名)也记得当初应聘考试时要求很严,“驾车实操严格,学习培训则相对变得简单。”

  人难招,只好降低招人的门槛,“证照满足,其他的差不多就得。”一位司机坦言,现在很多公司对于礼仪等软件培训不再像以前那么重视。

  北京银建出租车公司一名负责人表示,近些年开出租这个行业,不如前些年吃香,多数出租车公司的郊区县司机都已占到6成以上,“的哥住得远,交接班造成的拒载现象,的哥整天待在车上以及高负荷搭载乘客所形成的卫生条件差,都影响出租车行业的整体服务质量。”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