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生活 > 交通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调查称出租车不认路及绕路成乘客不满热点

近日,新京报针对北京出租车服务质量方面进行调查,多数受访者对北京出租车服务质量存在不满。

媒体调查称出租车司机不认路绕路成乘客不满热点

媒体调查称出租车司机不认路绕路成乘客不满热点

 5月20日,北京站西街,一出租车司机趴活议价。新京报摄

  五成乘客遭遇的哥开车打电话

  本报调查3000市民,出租车司机态度冷漠、故意绕路、路线不熟是不满热点

  乘客体验

  市民打车先被问是否认路,不认路司机就不去;遇到“路痴”司机,指出路线错误反遭怒目而视;想要索回落在车上的物品,又要面对重重刁难……除去打车难、拒载多,北京出租车的一系列服务质量问题也备受乘客诟病。

  近日,新京报针对北京出租车服务质量方面进行调查,多数受访者对北京出租车服务质量存在不满。

  6月1日起,北京将实施一系列出租车改革措施,以缓解打车难,包括启用统一电召平台、增加车辆投放等措施。

  与此同时,北京还计划通过经济手段缓解打车难。5月23日,北京市出租汽车调价召开听证会。市发改委强调,此次调价的费用全部归司机,出租公司的份儿钱不增加,并严禁以其他名目收费。

  在一系列措施接连推出之后,有代表及市民提出,调价了,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增加了,服务质量能否提高?

  司机不认路绕路成不满热点

  近日,新京报联合凤凰网,针对北京出租车服务质量方面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3000名填写问卷的乘客中,多数受访者对北京出租车服务质量存在不满。

  调查结果显示,除挑活、拒载等热点问题外,超过四成乘客遭遇过司机态度冷漠、不注重个人卫生、路线不熟、故意绕路等违规现象和不文明行为。

  加强对出租车司机的管理与提高其自身素质能否与改革并步齐驱,也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

  近八成司机认为工作压力很大

  此外,110名随机抽样的北京出租车司机填写了一份针对自身工作状况的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超过77%的司机认为现在工作带来的压力很大,难以承受,仅有1名受访司机称毫无压力。

  劳动强度大、收入低;管理制度不合理、份钱太高;工作严重影响身体健康成为司机最不满意的问题。

  而对于被乘客诟病的服务质量差等问题,众多司机称,压力大情绪差以及准入门槛低,管理制度不完善导致司乘关系紧张,矛盾多发。

  司机开车认路靠乘客

  5月上旬,刘先生从天坛北门打车去往方庄环岛附近的东方医院,上车之后,司机先是询问刘先生是否认路,刘先生称可以用手机 导航前往。

  的哥并未反驳,载着刘先生直奔方庄,走到芳群园,的哥突然要求刘先生下车,“我不认识路了,没法走。”

  刘先生无奈付钱下车,步行剩余的近两公里路才到了东方医院。

  在新京报进行的此次调查中,有近两成乘客表示,常有司机对很多地点路线不熟悉。千余名乘客表示曾遭遇过司机绕路。

  左安门桥南方庄路,记者搭乘王刚的出租车前往西三环航天桥。

  “你知道路怎么走吗?我刚开,不认路。”王刚没发动车,语带歉意地问。他摆弄了几下架在仪表盘上方的导航仪,“这玩意也不好用,昨天把我导进单行道里了。”

  “走南二环吧,从菜户营桥上西二环,莲花桥上西三环。”记者把大概的行车路线告诉王刚。

  到达左安门桥,出租车并未驶入南二环,而是开向东二环光明桥方向。

  “师傅,走错路了。”

  王刚显得有些紧张,“对不起,我真是不认识路,不是故意绕远的。”他按下计价器上的“暂停”键,“多走的不收钱。”

  一路上,王刚双手紧握住方向盘,车速很慢,并线、掉头时不住地左右张望。“驾照拿了好几年了,但一直没怎么碰过车。”

  半个月前,朋友介绍他进入这家大型出租车公司,“挺好进的,有北京户口,拿驾照满三年,体检合格就行。”他说,给公司交钱签约后,可以先开车,然后再补办手续和证件。

  被指绕路司机先发火

  不过,也并非每个走错路的出租车司机都会及时按下“暂停”键并解释道歉。

  乘客费永就遇到过“走错路不承认还发火的‘牛脾气’司机”。

  从丰台刘家窑附近的石榴园南里到北京站,这条路费永打车走过不下十次。沿榴乡路经蒲黄榆路,过磁器口,再由崇文门向东进入北京站西街到达,“只要不是特别堵,计价器上的数字一般都在25元上下。”费永说。

  5月20日晚8时许,费永和女朋友再次打车前往时,自始至终一语不发的司机到玉蜓桥,直接将车开上了南二环,又眼看要绕上东二环。“师傅,走错了,这样绕远。”

  “哪错了,我开了8年车一直这样走。”费永回忆,当时司机的语气充满愤怒。

  费永告诉司机自己以前常走的路线,并抱怨按现在的线路走会多收钱。

  司机一时没有说话,而是将车从前方出口开进辅路。“哐”,费永的身体急速向前一倾,险些撞到副驾驶椅背。司机一脚急刹将车停在路边,“我这么走就到不了北京站了吗?挑什么刺儿,不想坐就下车找别人。”

  “要不我再把车开回你上车的地方,咱们把两条路都走一遍,看谁的线路近,敢不敢打赌。”司机的言语里开始夹带粗口。

  费永本想答应,一旁的女友拉了拉他的衣服,“她神色紧张,有点害怕,用眼神暗示我别争了。”

  “算了,按你的路线走吧。”费永对司机说完,掏出手机想记下司机信息下车投诉,向前一看,放服务监督卡的架子里是空的。

  车到北京站,计价器显示金额为31元。

  “有时一看上车的乘客对北京城根本就不熟,多给他拐个弯,计价器就能多跳出几块钱。”一家出租车公司的的哥透露,遇到这种情况,乘客一般不会因为多出十块八块钱而投诉。

  捡到手机无利不归还

  “投诉了也不一定就管用。” 魏图(化名)说。

  仪表盘上,不断震动的白色手机中断了魏图(化名)的小憩。

  “师傅,要不您靠边接个电话”,他把头扭向一旁的出租车司机,“实在不想接,静音了也成。”

  司机说不会设置,魏图便要过了手机帮忙。他准备调静音,却发现屏幕被锁住了。“师傅,您输下密码,打开我才能设置静音。”

  司机拿回手机,没输密码,也不再让魏图帮调静音,而是把手机放在了车门下方。“现在做好人好事没什么好报应,我之前捡了一部苹果手机给失主送回去,连油钱都没给我报。”

  司机开始不断向魏图诉苦,他忽然明白发生了什么,默默记下了服务监督卡信息。

  下车时,魏图主动索要了发票,拿到却发现,印有车牌号码的那一角被撕掉了。

  此后,他给记下的来电号码打去电话,接电话的男子称,妹妹的手机丢在了出租车上。

  20日中午,魏图同失主一起报了警,“失主一家是重庆来京务工人员,不富裕,丢了手机对他们来说是件大事。”

  警方帮忙联系了出租车司机所在的北京颐海出租汽车公司,公司确认并提供了司机的个人信息。

  “但司机一口咬定没有这事,态度也很不好。”魏图说,再次向出租车公司投诉后,公司承诺会在21日给他们一个答复。

  21日中午,失主家属称,仍未收到任何答复,也无法与司机取得联系。

  “司机说已经把手机还到麦子店派出所了,你让失主去那领。”5月23日,记者帮失主向北京颐海出租汽车公司询问此事时,公司工作人员答复称,“这事既然你们已经去报了警,就让警方处理吧,我们公司管不了。”

  而前往派出所后,失主被告知并无手机归还,再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听到的仍是推诿,“我是临时工,帮忙接电话,什么都不知道,你等着吧,有消息自然有人会告诉你。”

  “我们放弃了,筋疲力尽,伤心透顶。”3天后,魏图发来短信说。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