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致移动互联网的首轮炮灰——打车App

这不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市场,你没法期待它以市场经济的模式运行。并且我们认真想想,车难打的状况真是完全是需求方和供给方无法准确对接吗?一线城市的早高峰晚高峰有多少空车被堵在路上,你的app能让它飞到客户身边吗?

  最近打车app很火,也看了一些文章,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最新的消息是,北京、上海、武汉、南京等地叫停这类应用的加价功能之后,深圳更为彻底地勒令出租车司机将软件删除。在这趁热说说我对打车app的看法,觉得有意思的,私信告诉我你很欣赏我(别闹,这是自嘲),觉得扯淡了,就当我在吹牛逼好了。闲言少叙,直奔主题。

  它的现状

  1、先说下这个领域现在的宠儿,那就是分别被腾讯和阿里收购的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一北,一南,一个北方帝都,一个江南水乡,各依一方水土,扎根一处市场。

  2、再说说其他小诸侯。打开手机以“打车”为关键词搜索后,你会获得一大串的APP推荐,甚至会有以一个地方为根基的地方性打车app,他们在干什呢?守城!若是能守得好自家城池,又对周边有一定拓展的话,那说不定资本也就找上门来了呢。退一步讲,只把自家城池守护好,能混得被行业大哥收购的话,也是个不错的归宿。

  3、南北各有一个大的势力,周围一小圈诸侯,但还有几个地方,是没人守,也没人攻,攻了也没拿下。比如上海,出租车行业被高度垄断,电招系统又相对完善,谁想插一脚,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4、彼此观望。谁在彼此观望?几家做的最好的在观望,因为攻下一个城市还好,但是你发现了没?不管你是用哪种方法,都没法很好的复制,为什么?文化,风土,和当地现状,都各不相同,所以没法复制。

  为什么有人投?

  1、腾讯和阿里的注资是最终把这个领域炒热的关键动作,所以打车app应该感谢腾讯和阿里在资本圈对于这一领域的暖场。由于微信的带动,移动互联网产业愈发地给人一触即发的感觉,无论是互联网巨头,还是投资机构,都在盯着这一块。互联网巨头是害怕,因为晚了一步,以后就算追十步,也不见得能追回来。所以我们常会看到这些互联网巨头不仅会有业务收购,而且还会有一些战略收购。

  就拿腾讯和阿里来说,微信一个产品就能让腾讯的地位逆袭,阿里投资陌陌就是十步后的追赶,并且也还是九牛一毛,混个心理安慰而已。所以谁敢掉以轻心,特别是无线事业部,都想一决雌雄,抛对手于千里之外。俩家做打车app的企业,在注资初期,会员数和可视的市场前景都还可以,所以得到青睐也属正常。

  2、除了互联网大佬为了争夺移动互联网入口外,其他的投资性投资机构为什么投呢?市场都热了,谁会不抢呢。风投看大佬玩什么市场,就抢点什么市场,这样以后就也可以分上一杯了。他们是想快速抢占领市场,提升产品在行业的影响力,提高议价能力,然后溢价出售,从而获利。

  3、在移动互联网没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之前,用户数就是人民币。移动互联网大家都是认可的,但还没想好怎么玩,也没有特别牛逼的标杆企业,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抢入口,抢用户。说起来挺有意思的,同样的一个用户,你在跑到移动端去就比你在pc端要值钱得多。

  4、还有一个比较宏观的揣测。“道路拥挤”和“打车难”是日常的活跃话题,常出现在人们的周围。网络上,或者社会上的意见领袖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在一线城市,上述两个问题又更为突出,并且部分人会把“打车难”与“道路拥挤”扯上若干联系。所以当这类app推出时,有足够的话题背景,也有足够的话题参与者。上述说了,移动互联网产品一直备受关注着,所以它一出来,便是天时地利,直接登台。

  既然是产品,那我们就谈谈它的盈利点

  1、众所周知,此类app有个“加价”的功能,这是大家在讨论它盈利来源时候的一个点,但快的打车的赵冬说加价不加价其实影响不大,因为加价的单子比例不大,并且也带来不了多少利润,关于加价的政府态度:加价行为要接受政府指导。但你我都清楚,凡是官方的发言,弹性都是巨大的,每个字都可以延伸出一万字的论文。

  2、既然没把“加价”当作重点,所以就有人算着这么一笔账:出租车有3000亿市场额度,全国出租车空驶率为20~30%,打车类app若能降低5%,那么这个app的市场就是3000/80%×5%=187.5亿,所以要什么“加价”,抽成一举,大事成矣。

  先不说这些拍脑袋的数据是哪里来的,我们就说20~30%的空驶率,是不是也把二线、三线、四线的城市出租车全算里面了,这里面有多少城市的出租车是装了你的app也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因为有些城市的市场就是那么多,有些城市就必须存在30%的空驶率,甚至更高。还有就是空驶率的造成有多少是因为出租车和打车人双方都有需求却无法相遇而造成的,其实最后你会发现,打车app对于这个市场,能做的,并不是很多。

  3、也有人提出,这不过是进入移动互联网的一把尖刀,以后会拓展到“美食”“娱乐”对“目的地”做一些文章,当然,我是很认可这种模式了。但我还是有些顾虑,首先转化用户难,其次这个市场肯定是竞争异常强大的,再次,维度一变大,就会容易让你那本来就不是很突出的竞争力变得更加虚弱。

  4、抽成。这样的方式很难做,后文我会详述这个市场的现状和受众的特点,并不是说司机不给你抽成,是因为,你改变不了这件事情的本质。最后加上一句李想曾经给阐述洗车app模式文章的评论你感受一下:

  “在一个洗车平均费用只有20元的国家,只有偷税漏税才能盈利的行业,还想要分得一羹,和乞丐碗里抢饭吃没区别。”

  这个app产品本身

  1、你只是一个进行比较早的模式,你只是抢占了一两个城市部分出租车司机用户的模式,你没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双拳难敌四手。这里有个例子,微信如果不是有腾讯这个“母体”,要不是腾讯为它导入了无数用户,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牛逼。我昨天登录微信公众平台时还会有好几个小bug,它要不是有个好妈,谁会惯着它?

  不过嘀嘀和快的都还不错,都是被互联网大佬收购了,但看来多半是战略收购,因为我不相信他们都有心思搞打车这一块。阿里注资了高德地图,谁知道会不会联合快的搞出点什么新的东东呢。所以以后,打车app产品本身,是被作为“主菜”还是被作为“佐料”,可是非常不好说的。

  2、产品功能过于单一,核心竞争力薄弱。看几个同类打车app获取用户的手段就知道了,这个租借智能手机,那个租借ipad;你给充话费,我就返现金。同类产品中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看谁烧的起。拓展功能,加点周边?no,那样的话,你就不是你了。

  3、服务内容的完成,涉及金钱利益,但却还没有一个有效有力的制约和规范手段。尽管你说以你们现在运营的状况来看,违约的单子是很少的,是不足为患的,但这根本就不是回答我这个问题的答案。

  4、从你的功能来说,你为打车者提供的服务不会比他自己完成的价格低,你也不可能减少一个打车者或者增加一辆车租车,你只能有条件地调节出租车的位置。所以,你改变不了本质,你无法创造和减少需求。并且还可能损害了没使用你产品用户的利益,那你会说那装了我的产品就好了啊,等等,有个人不会给你说这句话的机会,恩,是政策,政策以百姓的声音为主,这个我们等会说。

  它面临的那么点小困境

  1、政策。这个诸位应该比我清楚,政策与政绩是挂钩了,政绩与风险是成反比的。在一个每次提价都要经过听证会后层层批示审核才能执行的行业,你想搞点花头,你自己说,容易吗?政策可以允许自然形成的状态所在,但它不太会愿意接受你要改变这个状态,并且你还无法保证会变得更好的前提下。政策永远不会愿意承担责任,所以风险永远与你相伴。假如我要黑打车app的话,策划一起出租车车祸,原因就是司机在看app找生意的时候不小心撞了,找几家媒体报道下,花点钱雇点水军在网上铺一轮,连搞两三次,你看政策会不会有反应。

  2、以电招为代表的各种协会以及挂靠政策的机构的集团利益。打车app会触及到他们的利益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多少在当地都有些关系的,无论是出租车公司也好,政策也好,关系肯定比你熘,相当于地头蛇级别,你去跟他们拼一拼吧,有的玩的。更可恨的是,一山还有一山高,每个城市不一样,都有自己的地头蛇,你没法一劳永逸。

  3、出租车公司。你的不可缺少的一方用户就是出租车司机,按理说他们算是出租车公司的员工,也就是出租车公司的资源,你用别人的资源,为自己赚钱,而且出租车公司还没分到,它,会同意吗?它肯定不会提高份子钱,那它就应该转过来对你说:给我来一杯。

  4、无法复制式攻占市场。其实上面已经有提到了,不一样的城市,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不一样的现状,不一样的政策制度,不一样的关系和利弊。你一个城市成功了,但是你是方式无法复制,就像嘀嘀和快的,攻下北京和攻下杭州的城市就是不一样的。

  关于它的用户

  由于打车方人群广泛,难以概述,所以就说说另一方——出租车司机

  1、在所在的城市算是低收入人群,对金钱利益敏感,他们不是大学生,也不是白领,一般都有家有口的,他们可能一个月能赚个几千块,但抽的烟可能是点8中南海(不敢诋毁文艺青年的圣烟,只是借喻低价)。这样的群体,教育成本很大。他们中部分会有这样的潜意识:通过app拉到生意,那是我争取的,给你抽成钱,那是你剥削我的。(有点极端,但我强调了是部分,并且是潜意识)。

  凡是通过金钱来维系的关系,都会很脆弱。你的产品若能增加他们每月1000块的收入,他们会很忠心,若是增加每月1块钱的收入,他们会让你滚远点(都不够流量钱呢)。所以这其中是有个临界值的,现在你在临界值左边还是右边都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比你认为的要脆弱。

  2、契约精神。对,这是个死穴。都说新加坡的打车app运营的很好,但你没想过两国的国民素质基础不一样么?上文也提到,违约发生得不多,但仍是打车APP不能回避的心病。

  3、有退路。你的产品若是做得让人不满意,那么首先他们可以转用别的同类型的产品,再次可以转用其他产品,比如微信,比如QQ,或者电招,最不济,我不用你的产品了,照样可以拉到活,照样可以打到车,并且也许并不比用你的产品差很多。北京有个朋友说,电招叫车差不多半个小时能到(有位置不是很好的原因),路边等等差不多也是半个小时左右,电招尚且做到如此,你打车app能厉害到什么程度?

  4、司机挑活的。这是人之常情。好活不是谁都能抢到的,差活晾在那里没人接。这是个可怕的死循环,每循环一次,你的产品危机就增加一次。

  这个市场

  1、面临的挑战,刚上述说了。繁杂,浑噩,变数多,风险大。

  2、需求时间集中。车打不到的时段多集中在上下班的高峰期,这就导致了“闲事没啥活,忙时用不到”。

  3、这不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市场,你没法期待它以市场经济的模式运行。并且我们认真想想,车难打的状况真是完全是需求方和供给方无法准确对接吗?一线城市的早高峰晚高峰有多少空车被堵在路上,你的app能让它飞到客户身边吗?(搞大了,都说到城市规建上去了,不往下说了。)

  4、这是个定额市场,你无法创造一个新的需求,也没有创造一个消费需求的能力(宏观上),你只有适当地调配资源的能力。并且还涉嫌干扰资源的自然分配(杭州已有报纸进行了报到)。没有使用你产品的人可能受到使用你产品的人对出租车资源的干扰(你app运营的好的前提下),你可能会说,那这样的人也使用我们的产品就好了呀,但使不使用是个人选择问题,不应该被迫使用,并且政策不会给你说这句话的机会。

  收尾的话

  移动互联网企业大致有两种,一种是PC端有“母体”的平台衍生企业,一种是独立的新模式企业,这部分企业多为创新企业。我相信批判的声音,更有助于行业的发展,也希望国内有在移动终端大展拳脚的企业出现,省得以后一打开科技网站就是各种国外企业的报道,我烦死由国外企业引导互联网行业模式的探索了。

  • 责任编辑:暗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