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打车软件将动摇出租业垄断根本

日前,深圳市对于出租行业正在使用的打车软件实施禁令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北京市此次出台的电召服务管理办法,将手机打车软件在出租行业的服务实施备案管理,就能够将这些不稳定因素控制在最低限度。

  日前,深圳市对于出租行业正在使用的打车软件实施禁令引发社会高度关注。有媒体援引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局下发的《关于加强手机召车软件监管的通知》中相关表述称:已经安装手机打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卸载,不得继续使用。如果有继续安装使用的,将按不诚信经营记入驾驶员档案,并列入量化考评。

  而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媒体披露了北京市出台的一部《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这个试行办法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即将在几天之后的6月1日开始实施。在这个试行办法中,也有涉及到打车软件的问题。不过,北京市处理办法与深圳市有很大不同。北京市将打车软件归为电召服务中的主要形式之一,并规定打车软件经营企业需要到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备案并接受监督指导。

  不管深圳市还是北京市,打车软件服务作为最近一两年内逐渐在出租行业流行起来的一种叫车服务形式,并不是有关部门说禁止就能够禁止的。

  打车软件目前有很多种,基本形式就是依靠客户端和地理位置定位,技术很简单。之所以打车软件能够迅速在出租车行业流行起来,关键是供求双方都有可以寻求的利益。

  打车软件兴起首先是来自于IT行业技术的发展,目前,依托手机 平台开发的各种软件多如牛毛,而打车软件的开发根本没有任何的技术难度。

  但是依靠手机终端开发的软件要想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目前出租车行业日益凸显的打车难问题,则给IT行业的开发者带来了新的商机。

  全国出租车总体数量应该在数百万以上,仅仅北京市就有6.7万辆,年度出租车客运量高达7亿次以上。但是,即使这样高一个客运量,打车难成为北京市越来越头痛的民生问题。

  其中的原因就在于出租车司机与打车乘客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出租车司机为了找活不断在大街小巷空驶巡弋,乘客则为了寻找出租车却遍寻不着,越是高峰时段越是急死人。

  因此,如果能够有效建立出租车司机与打车乘客之间的信息沟通,则能够有效缓解打车难,也降低出租车的空驶率,提高出租司机的收入水平。而从大的角度说,还能够能够有助于治理城市的交通拥堵与环境污染。

  为此,软件开发企业与风投公司一拍即合,打车软件应运而生。

  不过,打车软件企业并没有一个短期盈利的成功模式,他们更加看重的是未来的打车乘客的人群规模,只要软件覆盖人群规模增加到一个数量等级,就能够软件企业带来巨大的商机。

  为此,打车软件企业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拓展市场,也就是说,他们要说服更多的出租车司机安装手机打车软件,同时吸引更多的乘客在自己的手机上下载安装打车软件。

  如果打车软件覆盖到的人群规模较小还好说,但是随着手机软件的好处日益被出租车司机与打车乘客不断认识到,软件覆盖人群就大规模增长。

  但是,软件覆盖人群数量的不断增加,就给出租车行业带来了巨大的震动。

  最主要的就是,打车软件的兴起打破了出租车行业的垄断。因为打车软件企业并没有与各个出租车公司进行合作,因此打车软件带来的更多市场利益,是将出租车公司乃至主管部门排除在外。

  这种利益还不包括未来依托软件带来的广告植入等方面的商业机会,即使一个简单的叫车加价,就让出租车司机收入的增加游离于出租车公司管理以外。

  在没有打车软件的情况下,出租车司机所有的收入都在出租车公司的掌控之下。但是打车软件带来的额外的加价收入(打车软件叫车往往会有额外的叫车费用),则完全被出租车司机所有。这显然是出租车公司以及行业主管

  部门所不愿意看到的。

  其实,出租公司的电召服务也要额外加价,如果因为手机打车软件引发的加价现象就加以禁止,显然是有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当然,仅仅限于出租车司机与乘客之间的这种叫车服务,也确实带来了一些其它的不规范之处。比如,手机打车软件给黑车大开方便之门。因为手机打车软件不能识别正规出租车与否,只要安装了软件,就能够掌握打车者的打车信息。因此,那些黑车或许比正轨出租车更有积极性安装打车软件,因为他们能够比之前掌握到更多的打车信息,从而利用打车软件获得更多的收入来源。

  不过,黑车并不一定黑心,有些黑车只是以出租为生,大部分都是遵法守纪的道德公民。但是却也不能排除有部分黑车会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显然,由于打车软件排除了主管部门的监督,因此,黑车使用打车软件确实可能造成一些不安全、不稳定的因素。

  但是,即使存在这些问题,也不是主管部门可以对手机打车软件进行禁止的理由,因为这些问题完全可以通过加强监管进行有效治理。

  北京市此次出台的电召服务管理办法,将手机打车软件在出租行业的服务实施备案管理,就能够将这些不稳定因素控制在最低限度。

  因此,禁止手机打车软件行业进入出租车行业,更多的是因为这些IT企业动了出租行业垄断者的奶酪。

  不过,手机软件行业被禁止只能持续一时,不能持续一世,因为手机软件确实是对于出租车行业的有效运作越来越不可或缺。退一万步讲,由于手机是司机私人财产,即使司机不卸载手机打车软件,出租车公司难道能够去一个个监督出租车司机去进行卸载吗?这显然是不可能出现的一个情况。

  而且,手机软件不仅仅不会被长期禁止,而且将会出租车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随着IT技术的发展,手机打车软件将会不断拓展该平台上的功能。未来的手机打车软件将会成为一个集叫车调度、司机管理、车辆管理、安全监控、投诉受理、满意评价等多种功能于一身的管理平台。

  在这个意义上,手机打车软件或者平台其实是代行了目前出租车公司以及行业主管部门的所有职能,或者说是提高了出租车公司以及主管部门行业管理的效率,降低了管理成本,提高了管理的精准性。

  既然手机软件可以代行出租车公司的管理职能,那么出租车公司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呢?

  目前出租车行业改革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出租行业的垄断性以及因此而存在的份钱。而出租车公司迟迟不能退出或者份钱迟迟不能减少甚至消灭的主要理由就是,出租车行业需要这些公司的存在来管理。

  但是,手机打车软件或者平台的出现,完全可以代行出租车公司的管理职能,行业主管部门只要建立一个手机或者网络管理平台就能以更少的人力成本来实施行业的全方位管理。

  在这样的一个条件下,出租车行业的垄断难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到那个时候,出租车行业垄断利益的享有者还有什么借口继续在这个行业呆下去呢?

  可以说,今天有关部门禁止的手机打车软件,未来恰恰可能就是出租车行业彻底改革的动力。这也许是所有出租车公司以及行业主管部门所没有预料到的一个结局。

 
  • 责任编辑:嘉缘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