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汽车 > 车评论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出租车涨价听证会为何仅有一人反对

媒体报道,北京出租车涨价听证会前几日举行,此间在25名听证会代表中,只有1名消费者代表不同意出租车涨价。13名代表同意每公里租价2.3元;8名代表同意每公里租价2.6元,其他代表则提出了修改意见。

  (作者为北美华人汽车工程师协会常务理事)

  媒体报道,北京出租车涨价听证会前几日举行,此间在25名听证会代表中,只有1名消费者代表不同意出租车涨价。13名代表同意每公里租价2.3元;8名代表同意每公里租价2.6元,其他代表则提出了修改意见。

  翻看一下网络关于北京出租车涨价的言论,事实上和这次听证会结论完全相反。此次听证会,笔者认为不能单纯地依照二十几位听证会代表就一个上千万的市民被代表了,更需要更加科学、合理的解决模式,让出租车司机、出租车乘客以及政府和出租车公司等各方都能满意,才是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

  相比较纽约、洛杉矶等大城市,北京的出租车费用并不算高,这里面的情况不尽相同,因为在美国人力成本本身就很昂贵,国民的平均收入水平也要远远地高于中国。但是,有一点可以对比的是,关于出租车的情况, 我们可以选择

  北美有很多留学生私下里也在搞一些私自运行的接送服务来争取外快,笔者也多次选择这样服务,因为方便、价格低且随意性大,在更远一些的长途高速上,有很多标志专门是供这些拼车、分摊油费的小停车地方专门供这些人群的,多方都能满意。

  但是在国内,这样的事情好像是被严格禁止的,前几年看到某城市出现的“钓鱼执法”等来惩治相应的所谓“黑车”行为,但是这些“黑车”司机对于自己低于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却比较满意,笔者认为如果给予这些“黑车”漂白了,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是不是相对都能满意了。

  话题扯远了,单纯此次涨价听证会,我们不是关注谁代表了谁去表决什么问题,而是当下提出来的解决方案确实是科学的吗?是否真正地解决了问题,能解决民众的“打车难”吗?能解决“出租车司机”收入低吗?这些才是根本。

  涨价能解决这种供需不平衡的关系吗?因为出租车数量并没有增多,所以涨价并没有改变当前的出租车“打车难”问题。这对于消费者来讲,这项所谓听证本身意味着出更多的钱,反而服务没有任何提升,这样的角度,怎么可能会达到96%的赞成票呢(根据25位听证会成员,仅1人反对算出)?换到任何人身上都不可能发生吧。

  涨价出租车司机就能增加收入吗?

  关于这个事件,大家关注的焦点是出租车司机当下的收入低于预想的收入,针对目前问题的解决的形式,可能最为根本的问题便是,这次如果涨价出租车司机能增加收入吗?

  来看一下官方的分析数据,对驾驶员的影响方面,租价调整收益全部归驾驶员所有。按照方案一,单车每公里载客收入由3.2元提高到3.61元,增加0.41元,驾驶员净运营收入占总运营收入比例由22%提高到31%;方案二,单车每公里载客收入由3.2元提高到3.84元,增加0.64元,驾驶员净运营收入占总运营收入比例由22%提高到35%。初步测算,两个方案驾驶员平均月收入分别提高1400元和2300元。

  这个数据如何计算,通过什么样的模型进行预估的,笔者不得而知,不管笔者询问了多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到可以谈一下。

  前几日在天津,和出租车司机聊天,询问份子钱和北京出租车问题,他称城市不同,情况也不同,他不建议出租车涨价,因为如果涨价会有三个方面的改变,其一是出租车份子钱有可能会变,其二是城市的燃油补贴因为“涨价导致了收入提高”而取消;第三因为只要每次涨价意味着一定时期内乘坐出租车的乘客就会变少。在这几项理由中,他最担心的是后两个,综合来看会降低他的收入。

  我认为这是笔者询问了多位出租车司机之后,听到最朴实的一种声音,也就是你乘客多出了钱,未必是我们司机的,司机很辛苦,想要多挣一些,但是这里面的复杂程度,绝对不是你涨几块钱就能收入高的。

  这个时候来讲,我们举办这样的听证会,能否让各方满意呢?既然不能为什么不寻找其它更加科学、合理的方式呢。

  企业涨份钱查处需要第三方力量进行执行

  在听证会上,北京市交通委副主任王兆荣重申,此次调价收益全部归司机所有,出租企业不得趁调价上涨份钱。据他介绍,前段时间个别出租车企业提高了承包金,交通委迅速进行核查并约谈企业责令其整改。

  出租车公司与出租车司机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不对等,相对来言,出租车公司在一种相对垄断地位守护下没有撼动的余地。这个时候来讲,我们需要不仅仅是一个听证会来解决相应的问题,而是从根本上,找到一个制衡的组织和力量,因为这样才能切身保证消费者的权益。

  因为现在的诸多关系,你无法分清楚,凡事不管好事或者坏事都能找到借口,有的借口站得住脚在使用,而一些站不住脚的借口也在使用,这显得很不合理。

  笔者针对出租车涨价的观点便是,放开市场,减少整个利益链条的长度,让市场需求来进行决定,最终如果出租车的价格甚至高于纽约出租车的价格,那是市场选择,自然有着更多的车辆和驾驶员进入这个市场,进行平衡这个力量,让消费者受益。

  如果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比现在还要低很多,自然有出租车辆和出租车司机推出这个商业模式,让供需达到一个平衡,这样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和出租车乘客消费者金额,都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幅度,这样各方才能满意。

  而现在的结果是,出租车市场并没有放开,出租车公司决定了整个出租车市场的情况,出租车司机没有可以发挥的余地,这个时候谈到所谓的“听证”和“协商”,以及消费者的意见,又有什么意义,还不是你让出租车司机挣多少他就挣多少,你让消费者出多少钱他就得出多少钱嘛,因为出租车司机没有选择的权利,同样消费者也没有别的选择。

  • 责任编辑:厉俊强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